梁淑怡逼她做 PUNK

不堪糟質 小鳳大吐苦水

 

 

不徐小鳳要改變形象了,卻不知道她自己要改,還是別人要她改。

那天,找著她,跟她說:"嗨,你怎麼了,也要來改變形象這一套嗎?究竟是

你真的骨子堶n自己變,還是別有隱情?"
 

"你也覺得我變得很厲害嗎?我看那天拍出來那幾幀照片,倒也不覺得變在什

麼地方,只不過是燙了個新髮型,穿了一些以前沒有嘗試過穿的衣服罷了。

現在這個樣子,還不是以前那樣,沒什麼改變啊!他們說得太離譜了。"
 

她提醒了我,再看看那一輯楊凡為她拍攝的照片,知道她在說實話,只是現

在的比過去的更有生氣。
 

有點被迫成份

 

"為什麼梁淑怡的富才說要把你改造,要把你變成另一個徐小鳳,現在出來的

效果,好像有點雷聲大雨點小的感覺,是改造失敗嗎?"
 

"話是她們說的"。我一直沒有說過要改造自己啊!其實我這個樣子,可以變

 

得怎樣啊!
 

"那是被迫成份多一點嗎?"我這一問,她只是在笑。
 

"你不是出於自願?"
 

"也許他們覺得這樣有新鮮感,但大家都看到的,我變得不多。起碼,已比原

定的計劃好了很多了。"
 

"什麼原定計劃?"
 
 

被他們糟質透

 

"你知道嗎?當初,我可被他們糟質透了,他們說要把我改變一下,問我覺得

怎樣,我想略作修改也該沒有多大問題,便答應了"。
 

"後來,他們?我請來一個外國人,才知道他要將我改成PUNK的樣子,真的把

我嚇得半死,那當然是不可能的事啊!"她繼續說下去。"
 

如果他們要徐小鳳成為PUNK,那可能是超齡的PUNK了。
 

"後來你們是怎樣妥協的?"
 

"這是關係到我的唱片公司。其實改變形象一直只是富才的意思,當然也有他

們的出發點,但我的唱片公司卻較?喜歡我以前的形象,改成PUNK是不可能

的。所以富才向他們提出後,他們反對了。我可慘了,夾在中間,正是手掌

是肉,手背也是肉。所以到後來,還是決定略作修改便算了。"
 

"你滿意嗎?"


把歌唱好重要

 

"我是一個很保持自我的人。一個歌星,就算是怎樣靚也沒有用的,歌迷喜歡

的是我的歌,不是外表,不是其他,所以我不太喜歡過於著重外表,還是老

樣子的好。而且人是需要靈魂的,如果因?某種原因而失去靈魂,那太可悲

了,也沒有意思。待演唱會之後,我便可以打回原形了。"
 

她的說話該提點了很多急功近利的人,所謂"五時花六時變",改轅易轍,到

頭來連自己也不知道在做什麼。
 

提到演唱會,便把話題轉開了。徐小鳳繼續說:
 

"已經籌備了大半年了。以前一直都不敢開演唱會,若不是這次機緣巧合,剛

剛簽了康藝,又遇上了梁淑怡,才有這?大的勇氣,否則開演唱會之事又要拖

住了。"
 

"說真的,這個演唱會完全是?了我的歌迷,十多年來只是顧著在夜總會登

台,卻沒有開過演唱會,這也是時候了。"
 

"你也該應付自如的啊!"
 

"可不是呢。你也知道的,我一向是屬於滋油淡定的那種人,錄音如是,登台

也是,樣樣都是慢慢來的。但這一回我真的好怕,就好像一個新人初次公開

演唱一樣,都不明白為什麼有這樣的感覺。"
 

"你覺得有困難嗎?"像徐小鳳一個這樣資深的歌手,倒有興趣知道她有什麼

困難。
 

"有啊,就是歌太多了,不曉得怎樣取捨,有很多都適合唱的,但唱得這首來

又唱不了第二首,所以很多好歌都得被迫放棄,近日就是煩著這些問題。"
 

八二年沒白過
 

世事就是這樣的了,很多歌星找著別人的歌唱一整晚,也爭著開演唱會,而

徐小鳳有著選不完的歌卻一直不肯開,直至今天,歌迷才等到了。
 

"這個年也真夠刺激,以前我總是平平淡淡地過的,今年卻做了兩件大事。一

是開了個人演唱會,二是簽了康藝。在我來說,八二年實在是太豐富了,沒

有時間可以停下來。"
 

她從新力跳槽康藝的因由,她一直很少提及的。
 

"我向來都是默默的真幹著,事前不想說得太多,也不希望只為了一點點的

事,弄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
 

這是一個很大的抉擇嗎?
 

"可以這樣說的。因?事情也醞釀了很久了,自己也考慮了一整年多才決定

的。但我想是可以試一試,唔試便不知道好與壞,去與留也並非一定絕對的

好,或是絕對的壞。所以終於被他們的誠懇打動了。"
 

為大局稍讓步

 

"誠懇是你跳槽的原動力嗎?"
 

"是的,他們始終是一間新成立的公司,很多經驗還是要積累的,但他們的作

風很好。"
 

"為了我在康藝的第一張唱片,為了那個演唱會,也忙得苦了,以前沒有參與

的,現在都參與了,例如我以前不大喜歡做宣傳的,搞新聞的,但這一次也

要破例了。"
 

"我也有對他們說:只是一次,下不為例。"
 

為了大局,徐小鳳作出了少許的讓步。
 

"我相信我的選擇沒有錯誤,我想我已行對了路,而且一直都在行著。"

 

文:蘇姍娜 封面攝影: 楊凡

 

1982-12-23 奇周刊 第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