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驚喜
 
神秘嘉賓的誕生——徐小鳳送給《明周》的厚禮 
 《明周》四十歲大生日,在四季酒店舉行盛大晚宴,各方好友雲集,星光熠熠,很多不常露臉的圈中人都來了,也造就了老朋友敘舊的好機會。正如葉倩文在台上所講,邀請這些好朋友出席,過程中真的通過很多很多次電話;而與神秘嘉賓徐小鳳「通電」最緊密的一天,自然是晚宴當天。
 
 

事要細說從頭,必須從十月一日陳淑芬在洲際酒店宴客說起。那天碰上久沒聯絡的小鳳姐,上前寒喧一番,順道邀請她出席十一月十二日舉行的《明周》晚宴。小鳳姐當時說她會記著這件事,但她很怕出席應酬場合,所以我有點打定輸數,她大抵不會來了。

    事隔一個月,請柬印好,我問小鳳姐該如何把請柬給她,她回答時附上一句:如果方便的話,可否把當晚的流程表也給我一張?」流程表在那刻尚未準備就緒,我只能很簡單的口述當晚大概有什麼節目。我問她到時候能否出席?她說:「我想給你們一個驚喜。」驚喜當然是好的,但也要事先安排座位呀!「派對前一天為再致電給你。」我說。

 

經秘道進會場

 
結果在派對前兩天,我已忍不住跟小鳳姐通電話,問她可有好消息告訴我,她說:「事如到今,不想說也要跟你說了,你記不記得我曾經問你拿當晚的流程表,但你並沒有給我,其實我想給你們驚喜,想唱首歌送給你們。」我簡直大喜過望,一迭連聲的「好好好」。「可是,」小鳳姐說:「既然要來,就不能太隨便,我已經試了很多件衣服,但都不合身。」我大膽地說了一句:「可否食去放寬少許?」她笑,「就算我的體形沒改變,但衣服在演唱會穿過後,拿去汽,都變了珍,有些甚至變了童裝裙……」乾洗也縮水嗎?「乾洗唔乾淨架,是拿去濕洗。」她又說:「我很想令你們開心,很希望給大家驚喜,但現在時間緊迫,可能來不及了,不如明年吧!」因為今年是《明周》大生日,才會舉行晚宴,明年可能只是設酒會慶祝,「你讓我再努力一天,但你暫時千萬不要跟任何人說。」
 
翌日,小鳳姐繼續努力,不過仍未有結果,「如果真的來祝賀你們,還得找音樂,還得安排梳頭、化妝,牽一髮而動全身呀!酒店有沒有秘密通道?」我說替她了怨,她卻要親力親為,親自致電酒店宴會部,以「普通人」的身份查詢。
 
 晚宴當天中午,接到小鳳姐電話,已猜到一定是好消息,但她依然要求保密,「我要給所有人驚喜。」大會司儀可以知道這件事吧?「也不要,只要在我出場前把燈暗了,起音樂便可以。但我必須與負責音響的人親自接觸,我打電話給他,你們先告訴他,請他不要說出來。」
 

在極度保密的安排下,小鳳姐在弟弟陪同下(她把弟弟也隱瞞著,只告訴他要去四季酒店參加派對)於傍晚六時多抵達,經秘密通道進入宴會廳。她在後台掀開布簾看看舞台和現場環境,請音響師播一次歌曲音樂,便留在那狹小的空間(在出菜通道旁的小小後台)等待出場,「看著酒店員工拿著碗碗碟碟從我身邊經過,令我想起昔日唱夜總會的歲月。」何以擔任司儀的鄭裕玲和李浩林見不到她呢?因為司儀和小鳳姐分別身處舞台的兩邊。

 
完全沒有綵排
 
 演藝動力大獎頒獎禮三個界別十六個獎項頒發後,司儀介紹神秘嘉賓出場,我身邊的葉倩文說:「真係好神秘架?」係呀!在場賓客聽到隨著音樂聲而來的小鳳姐歌聲,還有一絲懷疑,是不是有人假扮這位天王巨星呢?小鳳姐終於出現在大家眼前,歡呼聲與掌聲不絕,掀起了最大高潮,她唱出了《風的季節》和《流下眼淚前》,嘉賓以掌聲拍和,沙麗又問:「沒有綵排過?」沒有呀,因為需要保密嘛。小鳳姐苦心經營所帶來的驚喜,完全達到了。
 

 她往後台更衣後,本想出來吃點東西,但換上便服的她,一出現已被嘉賓包圍,爭相拍合照,她耐心地一一滿足大家,卻打消了進餐的念頭。回到後台,在等待安排從秘道離去的當兒,她要了一杯可樂,「等待出場前,連水也不敢多喝。」

小鳳姐,辛苦晒,這份隆情厚意,《明周》仝人永遠難忘,謝謝你。

                        直擊《明周》四十周年晚宴 徐小鳳棟篤笑掀全晚高潮

唯有《明周》

 明報周刊 2088期 2008年十一月十五 文 : 黃麗玲 攝影 : 張保祿、伍敏慧

  [文字輸入:Brya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