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鳳  鳳 鳴 上 海 灘

  她曾榮獲香港之鶯冠軍,她被譽為小白光,她有一把低沉醇厚的豆沙嗓,磁性聲線,與醇酒一樣,年份越久越好;她是實力雄厚的歌唱家,更是雍容華美的偶像派;她在香港歌壇創下的多項紀錄,至今無人能破……她是徐小鳳。  《戀之火》是徐小鳳的保留曲目,她亦是憑它獲香港之鶯大獎,繼而踏入歌壇,一唱就是數十載,火光燃之不盡,沒有一位香港歌手的歌齡可與之相比。  下個月,徐小鳳將在上海舉辦首次內地個人演唱會。申城歌迷將一圓相思夢。
  
A “豆沙嗓出道百般受阻
  雖然如今看來,徐小鳳的獨特低音不高亢不激越,於平緩中放射著絕對穿透;不暗啞不滯重,於渾厚中蘊藏著古意盎然,但她自己卻很羡慕別人有一把好嬌柔、好高音的歌喉:以往我好自卑,在學校,點到我的名字,我都不敢隨便應答,每次開口說話,別人都用一種很奇怪的眼光望著我:為什麼這女孩子聲音這樣?好像和她的形象不相配。結果形成我不敢和人說話,唯有唱歌時候,鄰居、世叔伯會稱讚我,說我唱得不錯。因為這些鼓勵,增加了我的信心,開始不會自卑。這個不敢開口只敢唱歌的女孩,那時已經熟記在心的歌已經有400多首:我總是坐著電車,輕聲哼著曲調,好像一隻開心的麻雀,在唱屬於自己的歌,而車上的乘客,也會微笑地、寬容地看著我。
  上世紀60年代,徐小鳳參加香港之鶯歌唱比賽,結果與她一同報名、積極力爭出線的兩個同學落選了,她卻無心插柳,憑一曲時代曲天后白光的《戀之火》登上了冠軍寶座,她說她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個晚上,自己生平第一次站在臺上,開始唱第一首歌,全場都靜下來。她唱完,全場的掌聲幾乎把她淹沒,站在臺上的徐小鳳,卻差一點震驚得昏過去。
  徐小鳳出道時有小白光之稱號,但卻需要無比的毅力去擺脫別人為她冠上小白光的稱號,然後再努力去樹立歌迷對徐小鳳的信心,加之父母一直認為歌手須抛頭露面,反對她從事歌唱事業。身為大姐,卻家境貧寒的她,有一段時間頻繁在父母的安排下兼職、相親:感覺好像徘徊在十字街頭,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終於,她用一句:相信我,我不會學壞。成功說服父母,開始試著走出自己的音樂路:我找過很多家夜總會,沒有一家聘請我,可能那時候我這樣的聲音還不流行,那時流行像鄧麗君一般,甜美型的歌手,我也很喜歡唱甜美的歌,但唱出來也還是我自己的味道。漸漸地,開始有點灰心,但終於有一家願意試我,這是一個好開始……”當時是1969年。在夜總會駐唱的那段日子,徐小鳳每天從傍晚唱到淩晨,常常超過六七個小時,而月薪只有600多塊錢港幣。
  
B 幾多年靚聲唱盡輝煌
  上世紀70年代初,徐小鳳得名指揮文就波的提攜,在吉隆玻第一次灌錄唱片,正式加入樂壇,在連樂譜都沒有的簡陋條件下,灌錄了包括《戀之火》在內的12首歌曲,分三張碟片發行。
  隨後,徐小鳳憑藉自己的才華和勤奮,迅速成為風靡港臺地區的巨星級人物。如今她已是一棵罕有地橫跨兩個世紀、多個年代之樂壇長青樹1979年,她演唱的《賣湯圓》紅極一時,該曲迅速傳入正處於改革開放初期的中國內地,成為內地歌迷認識港臺流行曲的一個開始。上世紀80年代,徐小鳳先後在新力、康藝成音和寶麗金唱片公司出版數十張經典專輯,演唱了《隨想曲》、《順流逆流》、《誰又欠了誰》、《每一步》、《婚紗背後》、《城市足印》等眾多香港流行樂史上的經典作品。
  徐小鳳締造了幾個至今無人能破的紀錄:她灌錄過數十張白金唱片,甚至一年內連出7張,歌曲長度足夠供應電臺連續播放33夜;她1990年榮獲十大中文金曲頒獎典禮金針獎,成為首位得此榮譽的女歌手,同年,又獲頒香港藝術家年獎歌唱家獎1992年,她在紅館舉行43金光燦爛徐小鳳演唱會,締造一個歌手在一年內開演唱會場數最多的紀錄,而總共舉辦的個唱數目已將近200……
  徐小鳳不斷地唱,不斷地在音樂中尋找一些完全屬於自己的聲音,我用歌唱來代替我的語言。我把每一首歌當作一封信,一封寫給聽眾的信。好的信不容易寫,但我寫出的一定是我想寫的。爭取歌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像儲蓄一樣,今天儲一個,明天儲一個。到你努力了相當的時日,你才會發覺它是一個相當大的數目。的確,在儲蓄了那麼多年之後,她的歌迷橫跨老、中、青三代,廣布
兩岸三地、東南亞,以及英美澳等華人聚居之地。
  1995年,在舉行了18場演唱會後,徐小鳳開始卸下歌衫,鮮見於歌壇,僅於2005年獻演香港,2010年開唱澳門。
  
C 圈中友人事悲欣交集
  
作為香港歌壇的傳奇人物,徐小鳳的個人生活卻一直是個謎。一來是她平素行事低調,口碑與人緣俱佳;二是地位至高,八卦小報對她也是心存敬畏,刻意回避。談起這些年的生活,她也只是蜻蜓點水地帶過,就是稀婼k塗地過日子吧,也不知道幹了些什麼。寂寞,對我是種奢侈品,我過得很忙碌,很充實。二三十年前的舊事,在她看來都好像是昨天剛發生的是你們在提醒我過了多少多少年……”
  徐小鳳的為人誠懇與友善,在圈中知名,退隱多年的她,可以一再為費玉清演唱會送上署名您的歌迷徐小鳳的花籃,也可以專門為當劉德華演唱會嘉賓而學唱《一起走過的日子》,她從不承認那些是後輩哪有什麼前輩、後輩之分?我喜歡與一些新人分享經驗與心事,他們發了什麼唱片,會寄給我聽,有了什麼苦惱,也會跑來跟我說,我則把自己同樣的苦樂告訴他們,希望他們不要用不好的方式麻醉自己。人都會受到挫折,尤其是吃這行飯的,應該只當另類的鼓勵與推動。
  正如白光的《戀之火》是徐小鳳的起點,徐小鳳的《風的季節》則成了梅豔芳的起點,多年以後,梅豔芳與徐小鳳在同一台演唱會上,一同穿上那件經典的白底黑點波波裙,一起唱響那首《風的季節》,令全場唏噓潸然。
  曾經,徐小鳳也愛打牌:我不貪心,不吃胡,只吃零食那時,她最愛的牌友是肥肥、張國榮、鄧麗君……
  近10年來,徐小鳳與所有熱愛香港歌壇的人一樣,經歷了人事激蕩、生離死別,說起這些,她總會動情:我不想說太多,我說到就好氣,好恨。有的求生,有的求死,高山流水,子期已故,徐小鳳很少再上牌桌,改而其他:
養生!睡覺算不算養生?健身!逛街算不算健身?
  如今的徐小鳳只求快樂唱歌、快樂生活:人最要緊的還是開心一點,不應該想太多。她其實頗有冷幽默的調調兒:面對我從小聽你唱的歌的推崇,連連擺手那是因為我從小就唱歌了;面對自己過去的唱片封套,一一介紹你看這張
照片,以前化一次妝的量,夠今天化十天了這件衣服的布料是我在歐洲買的,在家堜韙F五年,後來才做了這個款式,現在還留著,不過人胖了,衣服變童裝”…… 

D 緣未央天后鍾情申城
  
這些年來,我就像一條海堶掠f流的三文魚,遊得很辛苦才能遊到上海,之前幾次想來上海,都因為壓力無法成行,一個人,尤其是女人,很需要安全感。如今真是一種無法言說的情緣,也許是命運之手終於把我推到了上海的舞臺。前幾天在賓士文化中心看到滾石演唱會現場的熱鬧場景,我忽然覺得,哈,這個舞臺說不定就是為我而建起來的!如今,徐小鳳宣佈於1216日至17日在賓士文化中心舉辦個人演唱會。正如其因春節晚會紅透內地的金曲《明月千里寄相思》,申城的歌迷為此已經相思了那麼多年。  

成名了,也不能自由自在小聲哼歌了,可我仍然喜歡在人群中,暗暗唱歌,現在,總算有機會明明地唱了。也正因此,糾結于細節的徐小鳳,凡事力求親力親為、盡善盡美,曾夜半觀察舞臺拆裝過程,也曾召集團隊開會到天明:這些年來的經驗讓我知道,對自己要求一百二十分,往往最後只能拿到八十分,我是代歌迷要求自己,認真唱和普通唱和隨便唱,差別很大。在上海,我只當自己是個新人。

 

其實,徐小鳳的上海緣久已有之:其實上海我常來,最喜歡坐上海的地鐵在香港認識我的人太多,沒有機會這樣,到上海就能過把癮了。上海地鐵最好的是,都不用自己出力,人群就能把我擠著往前推進。言笑晏晏的徐小鳳,其實能用很標準的上海話說:吾勿大會得講上海閒話。初出道時,她就非常喜歡周璿、吳鶯音、白光等老一代上海歌手的名曲,沒想到還能用自己的嗓音來演繹這些時代曲。  

在徐小鳳的音樂生涯堙A還有一段與上海密切相關的佳話:1988年,她的國語專輯《別亦難》同名主打歌,詞是來自唐代李商隱的詩,曲則由上海作曲家、小提琴協奏曲《梁祝》的作曲之一何占豪完成:那時《梁祝》到香港演出,讓我得以結識何先生。我邀請何先生為我譜曲,他選擇了這首《別亦難》,在樂壇看來,先有詞後作曲,是一項難度極大的挑戰。也正因為如此,在香港地區並不十分走紅的《別亦難》成了此次徐小鳳上海個唱的必唱金曲。

作者:葉逍遙

2011年11月06日上海新民晚報

²謝謝歌迷 阿曉 圖片分享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