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美面孔•磁性歌喉--徐小鳳

假使你聞其聲而不是其人,担保你猜不出,一位這麼年輕,這麼漂亮的小姐,她的聲音竟然是這麼低沉,如斯粗啞!

然而,她如今是一個正在慢慢竄紅的歌星─徐小鳳!
這位「香港之鶯」,荳蔻年華,風姿嫣然,個子適中,身段窈窕,是一個十足十的美人胚!她我聲音,據一些「行家」說,帶有磁性、豪放,是番生的「白光」。
通常,我們欣賞歌曲,尤其是由女歌星唱出來的歌兒,都是鶯聲瀝瀝,清脆悅耳的,然而當你聽到徐小鳳這一副天賦的「磁性」歌喉時,你不期然會感到有點那個。
她告訴筆者說,當初她就是受了一個朋友的諷刺,然後才會貿然在歌唱這方面下苦功,參加了「香港之鶯」的選舉,而僥倖獨佔鰲頭的!
原來,當徐小鳳還沒有踏進歌唱界的時候,她對於歌唱便有濃厚的興趣了,可是,一個朋友帶著冷屑的口氣說:「像你這樣的一副豆沙喉,也想學人家唱歌?這豈不是笑掉了人家的大牙?」
假使你有機會接觸到她,你一定會發現她是個性格倔強的小妮子,也正由於她的個性,才會踏進了「歌壇」!她說:「既然人家說我不是唱歌的料子,我偏要唱給他看看!」
—於是,徐小鳳的磁性歌喉,開始在無數的歌迷耳中縈迴了!
第一次聽她的歌,是在「銷金窩夜總會」裡,當時筆者是專誠去捧一位朋友場的,料不到她恰好在當天晚上到來客串。初聽她的腔調,不禁有點詫異,一位如花似玉的小姐,怎唱得這般低沉的歌聲?
在朋友的介紹下,我認識了她!
和她傾談的時候,我發覺她不但歌唱得「磁」,甚至連說話的時候,也脫不了一種沙沙的磁性。無可否認,徐小鳳的歌喉是別創一格的,加上她姣好的面龐和唱歌時的那一股勁,的確使得闔場的賓客都產生了共鳴。
當她低唱戀歌時,情侶雙雙,臉貼著臉,陶醉在舞池中。
當她唱節奏明快的「靈魂」歌曲時,她又能把握舞池中男女的情緒;你要瘋狂地舞?好,使點勁!
每一首歌,每一隻舞的完畢,舞池中都響起一陣掌聲;畢竟,她是有著許許多多的知音人!
休息時,筆者和她在化辣■秅恁A忽然門響起來,進來的是夜總會的一個侍者,他手中捧著一個盤,一碗熱氣騰騰的「蓮子羹」送到她的跟前。
「又是誰叫你送來的?」她美眸瞥一瞥那碗「蓮子羹」,仰首問。「一位先生。」那侍者望了我一眼,答:我隨即明白了,笑著說:「歌迷們對你倒很體貼哩!
她臉上泛起一陣笑靨:「也許我昨天晚上睡得不好,今天的喉嚨有點沙啞,所以—」她望了我一眼,笑一笑,沒有把話說完。
「是不是經常有歌迷在關心你?」我試探著問:她點點頭:「嗯,對於他們,我很感激。」
「假使他們有進一步的要求,你會採取什麼態度?」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譬如說,有客人邀請你過去坐一會,你會答應嗎?」
「假使是熟客人,到他枱上坐一會,對我有什麼損失?」她毫不猶豫地回答。
「除了在銷金窩夜總會演唱外,你還有在其他地方登台嗎?」
她仰首想了一會,簡短地答:「有的,如歌廳、舞廳,我有時間都會去客串一下。」
筆者跟著問了她一些問題,例如對於愛情的看法,夜生活的觀感,但她都用含糊的話來回答:而且,迴避提及關於「愛情」這兩個字!
「能找個時間,到外面拍拍照嗎?」我要求她。
「當然可以,」她說:「不過,白天我通常躺在床上睡覺,最好在晚上!」
「但利用鎂光燈拍出來的照片,不會好看哩!」
「這打什麼要緊?」她不在乎地聳聳肩,說。這時,又輪到她登台演唱了。她離開了休息室。一陣低沉的歌聲飄進耳中。我心裡想,她是獨特的,而且,物以罕為貴,香港這個地方,有那幾個歌星有她這種「天賦」的歌喉呢?
歌星專欄 ﹡李文庸"

◆◆◆◆◆◆◆◆◆◆◆◆◆◆◆◆◆◆◆◆◆◆◆◆◆◆◆◆◆◆◆◆◆◆◆◆◆

1969年  [文字輸入:Brya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