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 係 唔 想 嫁.但 提 起 嫁又 怕. 點 啫?

  徐小鳳赴美加渡假回來,人也顯得肥了不少,在這個假期裹,她到過不少旅遊勝地,使她在個半月的旅程中,平添不少閒情逸趣。

  這樣的旅程,對她來說,算是難得的一回事,那不是說,她花不起這麼多旅費去旅行,而是她不容易花得起這麼多的日子去旅行。一直以來,提起請假,不是她不能下決心,就是人家不肯放過她,直到最近,她終於擺脫一切歌約,才能完成暢遊美加心願。

  為使這段旅程顯得更隆重與樂趣,她帶領十多個家人一起去,浩浩蕩蕩成一支全家福旅行團。

  她很珍惜這段愉快旅程,也使她重溫一下悠閒的日子。

  自從她在歌壇走紅後,一年到晚都在唱歌,更是一晚唱幾個場, 工作之忙, 就使她失去不少快樂時光,晚上唱到半夜三更回家,上床睡覺時,已是天亮,一睡就整個白天,到晚上見到晨光的機會也沒有,就是見到太陽的機會,亦少之又少,這樣的生活,自然不是好正常,也夠使她感到,生活是過度刻板一些。

  在渡假期間,她是早睡早起,飲食有定時,精神在極度鬆馳輕快之下,當然是感受不同。這種日子,比起她在香港之日忙夜忙,真是大有分別。

  心廣體胖之下,徐小鳳肥了才回來,不過,她可不會擔心,只要返回夜總會歌廳唱歌,她肯定會廋回原來的樣子,不必為肥了而操心。

  現在,她又返回原來的崗位,恢復那不正常的生活了。

  可能是已成習慣的緣故,她倒不覺是一件苦事。

  唱歌本來就是她畢生的興趣,加上唱歌可以多賺錢,更是興趣之興趣!

  說來倒很有趣,徐小鳳對於工作和賺錢這兩個問題,會使她份外有勁。就算自己怎樣懶得走動,亦會不在乎動起來。

  她承認,那是很庸俗的一種下意識感覺,可能會有人笑她是見錢就開眼,但,自己的碓是有此可笑的念頭,對於多唱幾個場,亦會不覺得是辛苦的事。

  其實,這也難怪,生活就是現實的,只唱高調的人,就等於沒辦法適應現實的生活。

  徐小鳳在這個現實圈子裹,已有多年的日子,當然體會到怎樣去適應這個環境,怎樣才活得較好。她拼命工作,拼命賺錢,倒是無可厚非的事。

  談到將來,她說還未考慮,什麼時侯才退出這個歌壇,自己能夠唱到多久就多久好了。

  至於結婚這個問題,她認為耍三思而後行,不能輕舉妄動,以免一失足成千古恨!

  她說:『眼看不少朋友都是婚姻不如意,悲劇收埸看得太多,自然提高驚惕了!』

  看見人家溺於水,自己連水也不敢喝,似乎是過於杞人之憂,實際上,最主要的問題,還是她對事業的雄心仍然很大,也就不想結婚這個問題分了心,為難自己的事業。

  一個事業心太重的女人,對自己的終身大事,往往就會顧此失彼。

  幾年之前,已傅出她要嫁人的婚, 到頭來,就像吹了一陣風,消失得無影無踪, 說起來, 還不是為著她對結婚的決心不大嗎?

  結婚是女人的歸宿,當然不會是沒有興趣可言,徐小鳳的心情倒很矛盾,她希望自己也能早日嫁到一個如意郎君,但,又怕得不償失,把自己多年來事業的成果毀滅,也就不是她心裹所願意得到的事。

  如果一輩子不結婚,終日只與事業為伍, 心情難免落空,誠如她所說,很多時,真會感到人生沒意思!

  事業有成,名與利都有了,還說沒意思嗎?

  很明顯地,那是感情還未找到寄托的緣故,目前的她,既然還未有可托終身的男朋友,感情就會像浮雲那樣,飄浮不定,怎不使她時常失落之感?

  唯一使她感到安慰和鼓舞的,莫如她在事業上的成就,尤其是她的唱片,幾年以來, 都站穩在銷路最好的顛?席上, 這種情形,倒是非常罕見的奇蹟。別說她捨不得放棄一切,就是她的歌迷,也不會捨得她離開這個圈子。

  儘管她的婚訊還有傅出,更傅她到美加去是為著和男朋友見面,但,她還是笑口否認,自己會有嫁人的打算。

  男朋友是在美國見過面,只是沒有談到結婚,因為,她還是認為,一切要審慎考慮,婚姻是人生大件事,尤其是女人,有過不如意的婚姻,一生一世也會好痛苦。

  徐小鳳口口聲聲要小心考慮,也是無可厚非,選擇對象 不比選歌那樣,選得不好,可以再選過另一首。

  對於選歌,徐小鳳是經驗豐富,眼光獨到,她的歌唱大行其道就是這個緣故。

  如果她選對象也像選歌那樣有心得,才不會等到今天,還在叫仍未選到了!

◆◆◆◆◆◆◆◆◆◆◆◆◆◆◆◆◆◆◆◆◆◆◆◆◆◆◆◆◆◆◆◆◆◆◆◆◆◆◆◆◆

   1979年 3月2日 - 3月10日第591期  [香港電視]  記者: 桑 姐" 

 [文字輸入:Brya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