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鳳常常被人家冠上了“小白光”這個綽號。

我總覺得這個綽號對她並不恰當的,論樣子,徐小鳳絕對不像白光;論唱歌,徐小鳳也不是走白光的路線,雖然她唱過白光的歌,但是不能單憑這一點,就將“小白光”的綽號加到她的頭上。

  來聽到一位對音樂界很稔熟的朋友提起這樁事,原來徐小鳳被稱為“小白光”,是有一段因由的。當年徐小鳳參加1966年香港之鶯歌唱比賽,就憑一首白光的成名作《戀之火》獲得冠軍,因此一般人的估計,徐小鳳必然會走白光的路線,於是便把“小白光”這個綽號冠到她的頭上去。

  堛器D,事情出於人們意料之外,徐小鳳沒有走白光的路線,也沒有再以擅唱白光的歌作為號召,可是“小白光”這個綽號卻給叫響起來。

  小鳳是湖北人,在香港長大的,所以說得一口流利的廣東話。樣子很甜,個子不高,嬌小玲瓏,是個天真未泯的女孩子。

在日常的生活中,她非常淘氣,有時也常常會跟人家開玩笑,整天嘻嘻哈哈的,嘴角常常掛起一絲甜蜜的笑容,好象人生永遠沒有悲哀,只有快樂。

  實她的心堿O不是只有快樂,沒有悲哀呢?那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不過,她心媮a然有不高興的時候,也常常不在面部流露出來。要是她高興的時候,說話特別多,跟她聊天,總是滔滔的說個不停。說話的時候,她的喉嚨有點嘶啞,這卻像她唱歌一樣,是這麼低沉,帶著磁性魅力的嗓子,不過唱歌的時候不比說話,充滿抒情,別有一番迷人的韻味,這是她最成功的地方,尤其是唱低音,那真是太妙了。

  小鳳從小就是喜歡唱歌,整天嘴堶颻茪ㄟ情A在馬路上走,或者在巴士堙A有時她也會得意忘形的唱起歌來,使旁人為之側目,但是她卻不以為意。

  就是憑這一股沖勁的,有一點很可取的地方,徐小鳳有一種藝人崇高的氣質,她沒有太高的欲望,對名利也看得很淡漠,不像某些歌星汲汲為名為利。

  然徐小鳳已經算是成名的歌星了,但是她卻沒有名歌星的架子。每天見她挽著化妝箱要趕幾個場子,她卻一點也不覺得辛苦,她說:“我是越忙越高興,越唱越有勁哩!”

  幾年來,她在歌廳中最受歡迎的《新桃花江》唱得非常出色,在臺上的動作灑脫極了,活潑而生動,使人絕倒。

  一次,和幾位寫歌樂稿子的朋友一起喫茶,大家談論起徐小鳳之歌,一致對她表示欣賞,雖然她選歌的範圍很廣泛,但是卻有一種屬於自己的風格,這是她最大的成功。

  那種低沉的而帶著嘶啞的嗓子,具有一種難以理喻的魅力,非常迷人。

  一點,徐小鳳確實是下過一番功夫,而且還有一個最大的優點,不管在任何場合,她總是唱得非常認真,從不欺場。她說:“人家花錢聽歌,我們怎麼能夠不給點東西人家聽聽呢?”

  小鳳就是這麼一個坦率,活潑,而可愛的女孩子,於是一位很有相當成就的女歌手。

 

 

 

     

 

 

1970年  婦女與家庭

 ²謝謝歌迷 Awing 義助文字輸入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