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臺上,徐小鳳一本正經,很有大歌星的台型。但,在私底下,她仍是個天真的未泯的女孩子,行兩步,跳三

步,嘩嘩啦啦,談天說地,是個典型的樂天派女郎。

 

她的真實人生,怎麼也不會使人想到她的歌會唱得那樣好。

 

小鳳的歌,好處也是兼有先天和後天的條件,先天的,就是她的天賦歌喉,低沉而富有感情,後天的,就是唱得很動聽,每一首歌,她都唱出韻味來。

 

了“韻味”,就得要靠她的努力,亦可以看得到,徐小鳳對於歌唱,最是穩重,從不苟且和欺台。

 

不是嗎?平時她在街上走路,也看見她嘴唇在噏動,走近她身邊的話,更會聽到她喃喃自語,或者是在唱歌。

 

“這就是了!平時我在車上,也會自吟自唱的,許多司機,也當我是神經不正常的人,但,我可不理他怎樣,因為,我實在熬不住歌癮起,不唱不快!”

 

了睡眠食飯之外,這兩個時間,徐小鳳的嘴唇,整天都在 噏動的,唱歌固然是難免,談話也會談個不休。

 

引她談個不停的是考車牌問題,假如有人問她曾否考到車牌的話,她會毫不猶豫地叫起來:“還好說,又肥佐了!”

 

人不明究竟,以為她真是身體發肥呢!事,徐小鳳的身體,也瘦弱得很,能夠肥了,當然是值得她大叫,殊不知道,這個“肥字”只是指她考車牌!

 

小鳳的車癮也很大,比唱歌只是稍遜一籌。因此,她朝夕都在做著司機夢,假如有一天她考到了車牌,她一定高興到失眠的了。

 

也知道徐小鳳的綽號是“小白光”,但,誰也不知道,徐小鳳對於白光的歌,也不見得怎樣喜歡,雖然,她是憑著一曲:《戀之火》而得到比賽冠軍的美譽。但,她出來唱歌之後,就很少選唱白光的歌。

 

“只要是我喜歡唱的,我都要唱,”徐小鳳說:“並不是限於白光的歌”。

 

此原故,徐小鳳對於“小白光”這個綽號,也認為是不大貼切,要問她最喜歡唱那一位知名歌星的歌時,她便說是潘秀瓊所唱的,一定喜歡唱。

 

小鳳不是她的真名,當時只是用來參加唱歌比賽的一個藝名,怎知道,她是一鳴驚人了,就不能不用下去。至於她的真名是什麼?沒有經過她的同意之前,當然是不便在這媯o表。

 

1970年  華南虎報

 ²謝謝歌迷 Awing 義助文字輸入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