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壇鐵女徐小鳳

外表看來懶洋洋

也不知道有多久沒有去夜總會了,最近一去就連著去好幾次,都是揩油而已,要我自己掏腰包,我寧可買幾本好書看看,犯不著去那種地方打腫臉兒充闊佬!

也不知有多久沒有見到徐小鳳了,心想:『她大概早已不認得我了吧?』當我跟著朋友從較後的枱子搬移到近舞池旁邊的枱子時,徐小鳳正站在台上唱歌,眼神像她的歌聲一樣懶洋洋:『······這人生也是一樣,就好像煙雨斜陽······』突然看見我,眼睛頓時又大又亮,嘴角一抹微笑,還稍微點頭示意,我知道徐小鳳還認得我,還記得我。

我記得第一次看到徐小鳳是在『海天』歌廳,時代曲鼎盛時期,她穿著釘繡珠片的綠色歌衫,唱著『一寸相思一寸淚』,除了個子較矮,稍為吃虧一點之外,其他不論在台風和演唱方便,都具大將風度。當時決定訪問她,為她寫點什麽,就這樣,算是和徐小鳳認識了。也曾在街上碰見過她,大家站在行人道上寒暄幾句,也曾在歌廳或歌劇院的後台,看她玩撲克牌,擲骰仔,呼呼喝喝,十分有豪氣:曾經去夜總會找她,她在休息空閒的當兒,找相片和唱片給你,為你簽名,和你閒談,說些歌唱心得之類,更曾在機場上見到她,戴了一副大大的太陽鏡,玻璃後面隱約看出那一對沒經化菄熔晰,有點紅腫,也許是睡眠不足,也許一卸了蛓N是那樣。打電話給她,總是很難找到她,因為她要在六點多(傍晚時分)才醒來,有幸找到,電話堣]是懶洋洋地,那並非表示徐小鳳待人冷淡,她是這樣子的,要是她那時候正要化菃韟蝏偃鶪l呢?怎能在電話上耽擱太多時間?所以我很少在電話上和她長談。

這些年來,徐小鳳唱了不少場子,灌了不少唱片,除了有一次應邀去新加坡義唱,算是出遠門之外,多是留在香港。事實上,香港的場子多得她要推掉好幾家,她成了歌壇鐵人,一到晚上,週末和星期天,她就會忙得像走馬燈似的,加上偶爾還要上上電視,更是不得了,所以,徐小鳳的歌聲要是有點沙啞,咬字要是有點囫圇吞棗、含糊不清的話,該同情和原諒她,畢竟,她唱得太多了。

一部機器也要抹油休息,何況是一個血肉之軀?這次得知徐小鳳會去美國夏威夷、洛杉磯、西雅圖等地玩了一段短時期,對她的身心一定大有幫助,回來之後,神采飛揚,又努力賺錢了。不久她還會回無綫電視,亮相于『歡樂今宵』。我認為她適宜歌唱,不適宜司儀或做什麽節目,看來除了閒談,不論她訪問人還是被人訪問,徐小鳳都有點拘謹和不會交際了。她是『香港十大歌星』之一,真是當之無愧,因為她是真正靠唱的女歌星之一。聽說她已紅鸞星動,不久就要結婚,我沒問她,明知道問她也必定會有這樣的答覆:『冇咁快,結婚時一定通知你!』懶洋洋的聲調,懶洋洋的徐小鳳,但願在終身大事這方面,千萬不要太懶洋洋才好,我說得可對?林寂

1975年9月19日 43期 風采週刊

²謝謝歌迷 禾楓細語 義助文字輸入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