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鳳夜總會朗讀求婚信   黃愷欣雲開見月明

薰妮打劫歌迷進貢時裝店   關菊英唯情派信徒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卻各有其不姓——托爾斯泰。

托爾斯泰這一句話也許可作今期對面那四個紅透歌壇的女孩子的序幕。

四個有著不同性格、不同年齡、不同身世的女孩子,因為一些因緣際遇的巧合,碰在一起,她們的偶然相敘仿佛告訴我們一件事:命運之神打敗了,幸福到底是操縱她們自己手中的。

徐小鳳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四個女孩子之中,徐小鳳算是老前輩,在家,徐小鳳也是老大。也許在富有人家做老大是很有好處的,但生長在一個家徒四壁的家庭里,長子長女的滋味卻不是一般人所能領略得到。就算以小鳳今時今日的名氣和地位,談及過去所捱的辛苦,仍不免有點嗚咽。

“講起以前,真是什麽甜酸苦辣也嘗過。我父母從大陸跑來香港,除了我,連牙膏也沒有帶一枚。在香港又一個親戚也沒有,就只靠父母一雙手把我們六兄弟姊妹帶大。”

“我們那一代仍很守舊古老,認為照顧弟妹是大哥大姊的責任,所以,我很早就出來賺錢養家,絕不似現在時下年青的一代的各顧各。不過,我倒有點羡慕他們呢!”

“不必長嗟短嘆了,現在不是苦盡甘來嗎?知道大姊所捱的辛苦,弟妹會加倍尊敬你呢!”我開解她說。

“這倒是真的,他們都算是學有所成,而且十分尊重我和感激我。不過,我給他們的壓力也頗大的。譬如他們都拿我的成就做目標。以前,我為他們而忽略了自己,也許現在我應該為自己的未來打算一下了。”

“你是指你快要結婚?”

小鳳惹來癡情恨

“不會那麼快,我的意思是我現在開始想這個問題。”

小鳳為她的家犧牲了不少,如很多長子長女一樣遲遲未婚。小鳳在這個圈子打滾了這麼多年,追逐石榴裙下的當不計其數,但這些又會是怎麼樣的人呢?小鳳告訴我一個追求者的故事。

“一年多以前,我在某夜總會演唱。一個大約三十多歲、戴眼鏡、樣子斯文的男士每晚均獨自一人來捧場,總是用深情款款的眼光望著我。一晚,他突然遞張紙給我,我以為是點唱之類,誰料這竟是一封信,內容是請我向大家宣佈,他現在向我求婚,假如我肯答應嫁給他,我可以到某某銀行提取七、八十萬云云。讀後始覺啼笑皆非。但我依言朗讀,接著我說:‘對不起,假如你上星期來就好了,我剛剛上星期答應了人家。’當然引起哄堂大笑,而他亦不慌不忙的向大家鞠躬,之後他就隨著我跑場子,跟了幾天,結果不了了之。”

類似這樣的追求者當然很多,但有誠意的又會有幾人?難怪小鳳不無感慨。惟幸小鳳拿起“咪”來就可以達忘我境界,她說她對著個“咪”唱歌仿佛對著太陽,其熱愛歌唱的程度幾達瘋狂,以她自己的形容詞是:走火入魔。

也許走火入魔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至低限度她享受她的職業。很多人以為歌星的生活一定是多姿多彩、夜夜笙歌,尤其以小鳳這個天皇歌后,當然更不在話下,但只要了解小鳳所過的生活,你就會覺得是那麼的枯燥無味。

“干我們這一行雖然入息較好,但捱更抵夜的生活有說不出的淒涼。據我所知同行堶惘釩雃h都是很善良很勤力很顧家的,別人也許以為我們很風花雪月,但實際上有誰真正了解?”

無論如何,小鳳是戰勝了命運,過去所受的苦如今都得到補償。我們也可以對著太陽為小鳳祝福呢!

另一個“各有其不幸”的薰妮亦有她的“懷緬過去”。薰妮近年才走紅,很多人以為她剛出道,其實薰妮十六歲已出來唱歌。

 
薰妮洗盡窮酸氣

薰妮生長在一個不甚富裕的家庭,再加上十幾歲時候父母的離異,使薰妮不得不自己照顧自己。且聽薰妮道出她的苦況:

“我九歲就開始洗衫買菜煮飯,家頭細務全由我一腳踢,我記得我那時讀上午班,一放學就要趕去街市買菜。那時我還考第一名呢!不過後來父母經常吵架鬧意見,弄得我心緒不寧才沒有心機唸書。其實,對我來說這未嘗沒有好處,最少我經歷過別人未經歷過的事情。我常常告慰自己:過去的痛苦就是現在的享受。”

“那麼,你是怎樣踏入這個圈子的呢?”

“我姊姊喜歡聽歌,我常跟著她,有一次給朋友捉去客串一曲,後來該歌廳的老闆問我有沒有興趣在那裡唱,其實我那時未夠年齡又唱得不好,我也不知道那老闆為甚麼會睇中我。”

“因為你靚?”

“唉!那時才只有十幾歲,化妝、衣著簡直就一塌糊塗,哪裡稱得上靚。我現在有空的時候播以前錄下來的錄音帶,才知道自己那時原來唱得咁‘老土’”。

 
關菊英賺錢買花戴

雖然缺乏家庭的扶持,憑著自己的信心和毅力,薰妮這個小妮子總算也熬出個名堂。一曲《每當變幻時》使薰妮的星運扶搖直上,除了簽約無線為合約歌星,最近她還簽了《歡樂今宵》的藝員合約,每逢星期一演出一晚,入息無疑是增加了許多,但薰妮說無論賺多少錢都是替時裝店老闆打工而已。

小丫頭今非昔比,如今的薰妮可是由頭到腳打扮得風姿綽約的,單是近期所訂做的衣裙已是千多元的貨色。薰妮曾經苦過,這點小小的炫耀算是一種補償,有誰會去計算成功背後的血淚呢!

與其他三個女孩子比較,關菊英算是最幸福的一個。如其他幸福家庭一樣,關菊英有愛她的父母,有愛她的兄弟姊妹,而且富裕的家庭環境使她可以十指不沾楊春水。

無獨有偶,關菊英和徐小鳳薰妮一樣有六兄弟姊妹,只是關菊英懂得投胎,投得一富裕之家。排行第四的她,獨得關馬馬特別照顧與提點。

雖然關菊英亦是很年紀輕出來唱歌,但她的唱歌生涯是完全沒有經濟壓力的。正如她自己說她是賺錢買花戴。所以對於將來的幸福寄托,關菊英的論調是:“我始終覺得愛情重要過錢,我不稀罕金龜婿,只求兩人有真情有緣分就行了。”在幸福環境里長大的關菊英當然飲水可以飽的了。

永遠予人一種嬌滴滴感覺的黃愷欣原來也要肩負起養家的重擔,唱了幾年塞場子的歌星,黃愷欣到底守得雲開,如今喚起黃愷欣的名字也是響叮噹的呢!只看這幾個女孩子的成就,誰敢再說女人是弱者!

李真

 

1979年5月20日 第549期 明報周刋

²謝謝歌迷 禾楓細語 義助文字輸入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