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鳳

 


「你們只懂計算我近幾年的收入,為什麼不替我計算一下我剛登台時的入息?那時我還要貼錢

 

哩!」

祇要說起小白光,沒有人不曉得她是歌壇上的天皇巨星徐小鳳,她的衣飾最講究,該長的長,該短

 

的短,穿紅著綠,她的衣服比一間時裝店還多,每逢換季,徐小鳳單是花在服裝費上,每月也達萬

 

多元,由此可見徐小鳳的入息非經理級所比得上。

飾物真材實料


徐小鳳在歌唱界混了九年多,今天的她可說是名成利就,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但她卻是一個沒有

 

物業的人,因為那筆物業稅實使她吃不消,她把私蓄全部購買鑽石,小鳳登台時所戴的如龍眼般的

 

鑽石,並非「假野」,而是真材實料,不過,月入數萬的徐小鳳口裡還是說著「餐搵餐食,餐餐

 

清」的語句,她說:「你們祇懂計算我近幾年的收入,為什麼不與我計算一下我剛登台時的入息,

 

那時我還要貼錢呢!」


無論徐小鳳如何剖白自己,而事實上今天的她是歌唱界中最富豪的一個,她單靠歌唱,便可支持一

 

家八口的開支,包括要支持她的胞弟在美國留學的費用,這負擔真不輕,此外,她還能有這麼多積

 

蓄購買飾物及打扮,可想而知徐小鳳的豐裕程度。


徐小鳳嘆了一聲說:「難道你們不知道,逾是搵得錢多,開支便逾大的道理嗎?有時搵少些錢,開

 

支反而少呢!」她所講也並非全無道理,不過,既然如此大的消費她也能負擔,那她不就是了不起

 

嗎?

香港滿地黃金


徐小鳳最高紀錄是一晚之內為六間夜總會演出,她不用像別你歌星要走埠,香港對她來說已是滿地

 

黃金,使她掘之不盡,她說:「除了對方給與特別優厚條件,或者,我需要前往該地,才以順道形

 

式登台,否則還是香港好,我覺得它溫暖!」
 

現實派的徐小鳳,以「溫暖」二字來形容這東方之珠—香港,當然是認為「銀錢」方面易於尋覓,

 

徐小鳳坦白承認她除了歌唱之外,沒有其它專長,故此她不能離開這個圈子,包括她日成為人婦。

 

這個圈子利於她,天賦她的聲線是她的運財工具。[節錄]

   1977年 11月25-12月1日玉郎電視    [文字輸入:Brya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