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

徐小鳳有個綽號叫「小白光」,因為她的歌路嗓子,很近白光。認識徐小鳳時,她剛榮獲「香港之鶯」的名銜,但並不挾「香港之鶯」之名登台獻唱,她告訴我,因為聽到歌圈裡品流複雜,人事難攪。

後來,她暗中觀察了一陣,知道「清者自清,溜者自溜」的哲理,毅然獻身歌壇,她打定了主意,只要自己潔身自愛,外界的是是非非,都不當它是一回事。如今,她已經是歌壇新秀之間,最頂兒尖兒的一個。

本刊「半月談」作者陳非先生為徐小鳳寫過一篇特寫,稱她「活色生香」,事實上,徐小鳳是歌星中很上鏡的一位——尤其是化了妝之後。

不久前,徐小鳳赴西貢演唱,但合約未滿便「逃」了回來,用「逃」字並不以為過,因為那裡的炸彈、炮聲嚇得她夜夜失眠,「綠背」雖然可愛,性命卻更重要,子彈碎片無限,萬一向她嬌軀上招呼,卻怎生是好?

早幾個月前,徐小鳳兼三四個場子,自西貢回來後,卻主唱「金冠」與「鑽石」兩間,錢是少賺了一點,但空閒的時間來了,娛樂自己的時間也多了。

   1971年 10月20日 第219期  [婦女與家庭]  董夢妮 " 

 [文字輸入:Brya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