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問愛人在那裡?徐小鳳無限低迴空留情淚濕青衫!

徐小鳳家庭負擔重,此乃人所共知的事,若非放不了這個家,她許多年前已經同在外地開餐

廳的男友走了,其實小鳳十分嚮往在小餐廳做老闆娘,坐櫃面收錢的平淡生活,只可惜她不

能亦丟下肩上的責任。

但現在的徐小鳳弟妹年紀已長,她亦儲到一筆為數不少的錢,尤其開邊廿二場個人演唱會,

今後生活已不成問題,做了千萬富婆,只要不是「洗腳唔抹腳」,吃過世也可以了,所以此

時的小鳳,是最可放心尋找個人幸福的時候,可惜並不是說要嫁便可以嫁得出的,尤其以目

前徐小鳳那樣,年紀不算輕,然而身家卻頗重,按這個比例,想尋找可要匹配的伴侶,實在

不容易。

「我擇偶的條件應十分簡單,只要合眼緣,對方真誠以待便足夠。」小鳳說。

「此外人人知道你是千萬富婆了,不怕那男人只是愛你的錢而不是人嗎?」

小鳳哈哈笑道:「千萬富婆?小兒科而已,我那些根本不算什麼,香港有錢人多的是!」

但有足夠的錢,另方面對小鳳有足夠的愛,而以未結婚的男士,恐怕不多就是。

小鳳剛剛家有喜事,嫁了一個妹妹,她對下還有兩個妹妹待字閨中,小鳳這個姊姊亦姊亦

母,看見妹妹出嫁尤如嫁女那麼歡喜。

「等到剩下兩個妹妹也嫁了人,自己也真心安樂!」小鳳說。

可是女人的年齡最不耐等,以前為了家庭,為了弟妹,小鳳放棄了許多機會,此時只好靜待

機會來臨。

多年來與小鳳一起工作的人當中,不乏對她心存傾慕的男士,可惜小鳳以為他們之間只存有

合作及做朋友的緣份。

好幾次小鳳在舞台上為了說過一句「我愛你」然下淚,可知她是多麼地盼望得到愛,暫時來

講她只能以說過那獲得無盡心愛。

最近小鳳出了一張新唱片,封套上的她牛仔褲,背心及頸巾,一反平日穿緊腰撐裙,低胸晚

裝配高跟鞋的味道,看來年輕了許多,原來那套衣服卻是在影樓臨時問人借。

我帶了自己的衣服去,不外又是那一款,但穿上不喜歡自己那件,於是同人交換,小鳳新年

在夜總會登台的次數多,好數十倍於她的個人演唱會。

「開演唱會台下黑時看不到人,我會感到害怕,但在夜總會唱,同觀眾很近,等於照鏡,如

果看到觀眾笑我便開心,很自然地唱下去,觀眾沒什麼反應,便立即知道有不妥了。」演唱

會收入可觀,然而夜總會乃「密食當三番」,乃小鳳平日收入主要來源之一。

        小鳳絕跡的士高,她說那是因為她心中已有歌有舞,極盡熱鬧之能事了,

香港歌手雲集的什麼什麼頒獎典禮,小鳳在整晚在外不見人。

我是有獎才見人的,很簡單的一件事嘛!」小鳳笑。倒是講得十分直接,有獎很開心,冇獎

亦不是那麼大件事,獎只是形式上的,最緊要有觀眾心目中就是有獎了,如果受之有愧亦不

光彩。

小鳳低沉的嗓音是她的個人技色,但天知道這原本是她的最大皇牌。

「當年我連多講句說話也不敢,一開口身邊的人便以奇怪的眼光看我,心想這個人不知患了

什麼病,我的聲音這樣沉!後來去到某一個階段,竟然感掉人只求對得起自己,覺得對的為

何不幹?於是撤掉自卑感,以毒攻毒,鵝公喉卻去唱歌,然而自己實在喜歡唱歌,陪兩個同

學參加歌唱比賽,本來只做陪客,到頭來她們都變成了我的陪客,因為只我一個人當選,但

當選人居然沒什麼人敢請我,對我打擊很大,幾經努力嘗試,才能接受」小鳳說她即使婚

後,只怕仍捨不得受了她多年的歌迷,嫁得好的話大多會繼續唱歌的。

1988年新知周刊:凌奕奕" 

 [文字輸入:Brya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