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鳳掃把香港小姐 她說:「凡係靚的東西都很麻煩…」 

徐小鳳因禍得福,於農曆年初九演唱會發高燒,演出大失水準,她當晚含淚宣佈:「持著今晚門票的朋友,下次我開演唱會時,免費招待你們作為補償。」

言猶在耳,她已在六月二日履行諾言,而且連開八場,創下了本港開埠以來第一位歌星在短短四月間連開兩個大型演唱會的紀錄。

「我相信好人有好報,要不是我覺得自己失水準而自動送一場免費表演給觀眾,又怎會再開八場?上天一直眷顧我。」小鳳用一貫滋油淡定的語氣說。她可知道沒有真功夫的話,上天眷顧一百倍也是徒然。

出乎意料之外,今次演唱會的製作內容與上次截然不同,是全新的製作。 

觀眾保證小鳳笑了笑:「觀眾要信『徐小鳳』三個字,這是一個保證。」主辦機構的信譽亦因此大增。

她身上的華麗耀目歌衫也是全新製作:「上次演唱會做的卅件歌衫,雖然只動用了八、九件,其他的未穿過,可是已經覺得它們舊了,再做過一批新的,約七、八件,我就是這麼貪新忘舊。」她笑說。她的歌迷卻跟她剛好相反。

上次十場演唱會,小鳳收車馬費三百萬,今次八場,收了七場車馬費:「第一場是免費招待,大家講明是蝕的,我沒有收歌酬,事實上,今次連合約也沒簽,大家講一個信字。」

據聞,小鳳是海外信託銀行的存戶,銀行暫停營業,她恐懼嗎?

「一直沒擔心過錢會拿不出來,我對他們對政府都有信心。」抑或是那筆存款,只佔她財產的一小部份?

對於今次演唱會,小鳳有不滿的地方:「由於港隊在北京贏波引起騷動,歐洲的足球場暴動有人死亡,有見及此,紅磡體育館馬上立例不准小孩子進場,恐防發生暴動,危及小生命,我很不開心,跟他們理論了又求他們放小孩子入場,我的家庭觀眾很多,既然父母已帶了小孩來,就讓他們進來好了,我相信我的歌迷很乖,不會鬧事,何況事前體育館方面又沒出過正式公佈,歌迷以心為心,上次帶小孩可以入,今次該沒問題,很多人因此鬧得不歡而散。」怪不得在入口處看到十多位家長抱著小孩在與保安人員理論爭吵,有位護衛手持咪高峰道:小孩無購票不准入場,「他們在外面吵,我在後台為他們吵,仍是無效。」她不悅的說。 

妙語連珠小鳳是很為歌迷著想的,她在半場踏單車繞場一周,第一場觀眾過份熱情擋著她的去路,又拉她的單車,只踏了半段,不能前進,由於通道狹窄,主辦當局怕小鳳生意外,第二場阻止她踏單車,小鳳極力哀求,更擔保可以控制場面,第三場又恢復踏單車,還繞了兩周。

跟平易隨和的小鳳談心是賞心樂事,她有問必答,而且妙語連珠,在台上,她提及各人關注的婚姻問題:「當日,我打開報紙,看見葉錫恩到這年紀才結婚,我的心就定了下來,看來我也不用急。」台下座無虛席,掌聲笑聲不絕於耳,小鳳的咀良久也合不攏,後來她說:「我真的認不住笑。」

每次提及感情問題,小鳳必不遺餘力的以自嘲和失敗者姿態出現,加上她唱滄桑的歌,使人心有感蹙然。

「先自嘲,比別人先嘲笑我好。其實我不是那麼慘,我對人生充滿了希望,不過是我的歌悲慘一點而已。遇上不開心的事,我會自己開解自己,打麻雀是自我麻醉的方法之一,全神貫注在麻雀上,暫時忘記一切。」 

感情豐富她當眾承認是個感情豐富的人,「例如打麻雀贏得多時,會不好意思而打得鬆一點,娛樂但求大家開心,不忍心看到人家輸錢。唉,近來好點了,翁美玲死的那天,我連歌也練不到,雖然與她不熟,可是很不舒服。」

從低捱起的人,對人特別你誠懇,對目前一切特別珍惜,她不諱言:「我是由小歌星捱起,所以對下層的人特別好,對老板好易被誤會擦鞋,說得俗點,與老板之間互相利用,她與不好,分別不大。」她對待斟茶遞水的阿嬸、侍應、的士司機都很客氣。

正當她在台上提及感情問題時,突然有位女歌迷手持一朵玫瑰跑上台獻花(大概是第十個了),小鳳接過了花,正想繼續預備好的台詞,女歌迷駐足不落台,細細聲問:「我可唔可以問妳一個問題?」

讓觀眾現場爆問題,是很冒險的事,事前表演者本身沒準備,觀眾的佻皮程度也不知道會到何境地。如果問題是尖銳剔挑話,表演者會當場出醜。小鳳略一遲疑:「好,妳問吧?」

全場鴉雀無聲,緊張歌迷會問什麼。

牛郎織女歌迷悄悄的問完後,見小鳳鬆一口氣,在咪前將問題重覆:「她問我為甚不攪歌迷會?」大家把屏息的呼吸放出來。

「首先因為我不習慣群體生活,喜歡一個人靜靜的看書,又怕顧此失彼,跟這個說多了兩句,其他人會不滿意,我未能面面俱圓,那麼還是像現在這樣,如牛郎織女,一年一度鵲橋相會(哄得觀眾大笑)好了。何況我有很缺點,不想被他們朝夕相對後發現,而變成不喜歡我,當然我站在台上也有缺點,但比較少。你們喜歡聽我唱歌,如果我日日唱,實悶死你們,所以我一直沒有攪歌迷會的念頭。」她一口氣有條不紊的說。

贏得一陣掌聲,一番簡單的說話,滲透著寶貴的人生經驗,深諳物以罕為貴之道。 

安哥不絕拖著曳曳白色毛茸茸長袍踏高聳雄壯的梯級,消失在漸暗燈光中。「安哥」之聲馬上響徹雲霄,和著BB聲、哨子聲、耳膜嗡嗡作響,小鳳再度出現,全場觀眾神為之攝,一襲黑色晚裝,左胸上綴以一隻大紅鑲鑽蝴蝶,蠻腰下作魚尾摺,旁邊有兩個大紅喇叭花,走起路來,搖曳生姿,美不勝收,她滿意道:「這衣服很麻煩,不能倒後行,倒後行,定要兜一圈才可以,凡係靚的東西都麻煩,好似我咁。」眾笑。

忽然,樂隊奏出香港小姐例牌歌,小鳳隨著音樂扮起港姐來,她止了步,鼓聲響起,她對著咪說:「各位一九八五年度香港小姐係……卅一號……徐小鳳小姐。」又是一陣哄笑。她繼而起台步,說:「可惜冇支權杖,唔似樣。」說時遲,那時快,場務人員拿著一支掃把奔上台,塞到她手裡,笑得人仰馬翻,她拿著卅秒後,做其掃把港姐。

事後她說:「他們知道我不介意,才會掃把上台跟我開玩笑。」

1985年香港周刊:查小欣"

 [文字輸入:Brya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