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年齡被過份高估着惱

   徐小鳳要出示身分證

 

隨黃耀榮習乒乓 衣服可緊不可寬

 

555彩色海報人物特寫555

 

徐小鳳在一般人心目中的形象都是比較嚴肅的,這印象主要來自她平日的打扮。這輯在歐洲拍攝的照片,卻跟往常很不一樣,舉手投足以至笑容,看來輕鬆愉快。

小鳳姐說:「其實我平日也常作這種打扮,只要不去尖沙咀便大多是這模樣。我很怕搽粉、塗唇膏,但為了禮貌,很多場合都有這需要。」

 

 

 

5在威尼斯,徐小鳳被一群男仕追踪。

 

衣服要貼身

 我問她去尖沙咀為甚麼不能輕裝便服,她就說:「去尖沙咀大多是往酒店喝茶,會穿裙子或套裝。因為怕打扮太隨便會不像我,怕人家不接受,會笑我。」

依她的想法,她在觀眾心目中是甚麼形象呢?「我想不會是新潮,但又不是太保守,是中間路線,或許比時下一般人嚴肅點吧。其實我也可以輕鬆的,只是唱歌時要正經,不能太癲。」

她有癲的時候嗎?「如果氣氛、環境適合,身旁是一班朋友,我是癲得起來的。會狂笑嗎?「肯定會。」在台上也試過笑得蹲著,不過這情況比較少。」

她說著淡淡一笑:「因為衣服往往都很緊,蹲不下來。」

我也發覺小鳳姐的舞台服裝總是很貼身,還以為純是對款式的喜好問題,卻原來有個非常特別的原因。

她說:「衣服要則身、束著才有安全感,要不然像沒有穿衣,衣服好像會掉下來似的。如果穿太鬆的衣服,我一定穿內衣,要貼住身體我才舒服,只要睡衣可以鬆一點。」

在香港的時候,由於太多人認識她,她習慣穿得隆重一些,但去到歐洲,她很自然選擇了輕鬆的打扮。

「穿高跟鞋去玩很不方便,穿波鞋比較開心,跑也跑得快些。」

 

5這種打扮,較接近她的一貫形象。

 

5輕裝便服,笑容也特別輕鬆。

 

問她喜不喜歡跑步,她說:「如果有地方讓我跑,我也喜歡的,但平日甚少,要做演唱會才keep fit。」

不過,她主要的keep fit 方法並不是跑步,而是打乒乓球。原因是這樣的:「跑步怕人笑。當然,我可以駕車去郊外跑,但當跑得累了,可能離開車子很遠,再累也得跑回去,乒乓球是室內運動,反應要快,累了又能隨時停下來。」

 

猜大了年齡

 她的對手是誰呢?小鳳姐說:「我師傅。」師傳是誰?「黃耀榮。有時候梁海平也跟我們一起,原來他好勁,打得很好。」

她在上一次演唱會之前開始習乒乓,她說:「我問弟弟跟誰學比較好,他提議黃耀榮。我們找到師傅家裡的電話,我約他出來見面,但等來等去他都沒有出現,竟然甩底。我於是再打電話給他,原來他不相信真是我找他,以為被人整蠱。我說我等你來,來到便可知真相,他才飛來。可惜我不是好學生,太少練習。」她也學過健康舞,不過她覺得比不上乒乓。

 

到歐洲旅行,有沒有艷遇呢?「十幾人一起去,那有艷遇。在威尼斯的時候,被一些男士追蹤倒是真的。」小鳳姐說:「那些人很斯文,但我發覺無論到那裡他們都在後面,我開始轉彎抹角的走,當我一轉身,他們便問我是不是徐小鳳,我不能不認,他們說自己乃新加坡人,在威尼斯開玻璃廠,跟我聊了好一會。」

 

小鳳姐說在香港也常被人跟在後面指指點點,她說:「他們猜我是不是徐小鳳,一般來說我都是轉頭笑笑,不用開腔,他們也知道猜對了。」

那些人竊竊私語,說的是好話還是壞話?「大多是好話,他們大多說:沒理由咁細粒架!或是:沒理由咁後生架!化淡妝當然比較年輕,在台上濃妝艷抹,自然老積一點。」

她接著說:「有時候我很懷疑自己在觀眾心目中是甚麼年紀,我想大家一定把我的年齡猜大了,當然我不是太年輕,但也不是很老。說不定有一天忍無可忍,我會把身份證拿出來給大家看一看,又或是在銀幕上登出來。」

 

5她說一般人都猜大她的年齡5

 

會不會在即將來臨的演唱會做這件事呢?「我想過的,不過大多數不會,因為不知道公開以後大家有甚麼反應。老實說,也沒有人好意思問我的年齡,而我唱歌又唱了這麼久,好唔抵。雖然猜大了我會不開心,但猜大一點也無所謂了,猜得太大就比較慘。總之,只要見到我的真人,便知道估計錯誤。」她說。文:甄維納 圖片:梁海平

1987 明報周刊

 [文字輸入:Brya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