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人物:徐小鳳

擊敗阿倫狂吃燕窩 徐小鳳破紀錄

香港發三師再非事實 靚衫一式四款備用

3一生中,數這一陣子吃燕窩最多。

 

 3五位師傅一致公認徐小鳳腌尖冠全行。

 

   在這一次將來的演唱會中,徐小鳳也像過去一樣,預備了很多很多漂亮的衣服,足足有三十件那麼多,很多時一式四款,並不是她嫌錢多,而是有著她不得已的原因的。徐小鳳與我說:「我一共有五個裁縫師傅,各人管一類,個個不同風格。我穿衣服的原則是這樣,舒服第一,好看其次。我唱歌用力又猛,如果胃不舒服,我就會吐。而之所以一式四款,只因為一件衫放在面前,有時又希望添一些,減一些,可以改的自然改,不能改的就另做一件,所以出現了同一件衫結果出現四件的現象。」
原來五個裁縫師傅一致認為,徐小鳳是同行裡最多意見,又最奄尖的一個。小鳳聽了並不生氣,因為平常時間穿得輕鬆,穿得隨便,一旦上台,自然就比較認真,比較緊張。我又問她,在這些衣服上頭,有沒有突破的,與平常不同?
徐小鳳想了許久,笑道:「我在這件事上是很難突破的了,第一我不會新潮,別人時與的都輪不到我,每次開演唱會,最頭痛的是衣服,忙一大輪,做一大堆,結果只會穿一小部份,但之前卻想到頭都痛埋。在現在這批衣服裡,有宮廷式的、有旗袍,也有—些特別的。」

求神保平安

據小鳳姐說,其中一件重得非常厲害,到時能不能穿,還得視乎她當時的體力能不能負荷得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提防爆呔,因為以前曾經有過這樣的經驗,在拉鏈的部位多車幾條線。而她在籌備演唱服裝上從來都不理會要用多少錢,因為錢是賺來花的,而且花在應該花的地方,所以她毫不吝嗇。
見她演唱會盛況空前,我們所擔心的,就是她使如何練聲,如何練氣,如何保持自己的體力。
徐小鳳聽了,就答:「上次演唱會途中病倒,成了我今次的陰影,我求神拜佛,希望全港歌迷保祐我,一直堅持到底,平安度過。」
我說既然那麼多人喜歡她,眾志成城,她徐小鳳就一定不會病倒。在以前,為了籌備演唱會,徐小鳳每天跑步,但今年她改變了方式,不跑了,改為打羽毛球,主要不是練氣,而是維持身心狀態,保持心境開朗,千萬不要被太緊張的心情累倒。她這樣說:「演唱會受歡迎,我固然開心,但實不相瞞,我也很擔心。」
我說你經驗豐富,還有甚麼好擔心的?是不是心裡頭有壓力?
但徐小鳳卻說她沒有壓力。她說:「我無論做甚麼事都只看目前,不想過去,也不想將來,做好現在的事,現在好,也表示將來好,更何況香港人全都習慣了今日唔知明日事的生活方式,我也是一樣。」

小吃多警惕

在飲食方面,小鳳也按日常生活行事,既不加多,也不減少,最喜歡的是沒有營養的東西、甜酸苦辣都忍不住嘴,但因為警惕了些,所以也少吃了些。她這樣說:「特別你地方是多喝了湯水,這陣子常說燕窩,我一生人就數這陣子吃燕窩得最多了。」
原來徐小鳳以前是不喝咖啡的,但卻喜歡聞咖啡的香味,現在忍無可忍,開始嘗試了,開頭只喝冷的,現在熱的也喝,但咖啡燥,她在心裡頭就告戒自己少喝點。
我問,既然那麼受歡迎,有想過會是因為什麼緣故嗎?
她搖了搖頭,反來問我:「你想是什麼緣故呢?」
沉吟了好一陣,她才說:「我從來沒有想過會有那麼多人喜歡我,試想想,入行那麼久,要喜歡我也不必等到今時今日,等到今時今日或許只有一個原因,就是熟悉我徐小鳳的為人,熟悉我徐小鳳唱歌的方式,我做人第一沒有新聞,我唱歌第二沒有花巧,也許他們會想,徐小鳳與其他人不一樣,我且買票去聽聽看看。」
但這只是徐小鳳自己的想法。但這個問題卻引起了她很大的興趣,她要自己牢牢記住,上台後要親自問問台下的歌迷。
俗語謂「香港發三師」,這句話到了今時今日,已有修正之必要。
前一陣子,發仔因傷入院,主治名醫診症之餘,對發仔之豬籠入水大表羨慕,話第二世都要做藝員。


敦知當紅炸子雞發仔並未自喜,反謂早知投胎做歌星好過。
事實上,發仔亦是眼紅有理的。君不見本年度眾歌星開演唱會開到盤滿缽滿者大不乏人。
單講暑假期間,撬歌迷荷包者,便有三大個。先是譚詠麟飲頭啖湯,繼而是徐家小鳳,青春偶像學友則兜住剩餘滴水不漏。譚詠麟共開了十七場。徐小鳳則開起碼廿二場。學友估計會開七場。
歌迷之經濟潛力,不可謂不豐厚了。
徐小鳳的號召力,是沒有人懷疑的,只是沒想到她如今聲勢如此凌厲,紅得那麼交關,破了全港的演唱會紀錄。
側面消息說,演唱會籌備之初,預算僅是以十六場來計算,孰料尚未公開發售,單是郵購便已滿了十五場了,而如今自然是廿場爆滿。

可能加日場

一場紅磡體育館的演唱會,賣票萬餘張,票價曲數十元至二百元不等,平均計算,每場收入一百萬元絕冇走雞。徐小鳳這次演唱會的總收入,便有數可計了。
又側聞,因訂位人人多,而紅磡體育館之期早已fully book,勉強再加,也只能加兩場。
記者因此走訪徐小鳳演唱會之監製David Chan,問一問關於是次勁show之種種。
David直爽得很,有問必答。
「是的,二十場全滿了,而訂購二百元票的,Waiting list也滿了廿五場,但是,前前後後的期都滿了,要是再加,也只能加日場。
「不過唱廿場已很辛苦,再加日場,我們擔心小鳳承受的壓力太大。」
跟小鳳討論過日場的問題嗎?
「大家討論過,亦已有心理準備,但是,實在有太多事情需要考慮。」

身型有改變

又聞說徐小鳳最近因試衫而騰來騰去,忙碌得得很,究竟她的服裝費又佔演唱會的變成開支呢?
David說:「服裝通常是由Artist自己負責的,一般來說,他們會花收入的十五至二十巴仙置裝。」
他又說因為在演唱會期間,身型可能會略有改變,所以,小鳳做的歌衫有時一套緊些,一套鬆些,看臨場穿那一件好看。
比超服裝來說,舞台設計與燈光方面的支出,是更為龐大的,費用又佔總支出的多少比率?
「一般來說,大概佔二十個巴仙。」David說。
那麼宣傳呢?
「大概佔百分之十五至二十。」
嘩,原來花在宣傳上的包裝,比起歌星頭上身上的包裝,花費還要多呢!

明報周刊 977期 1987年八月二日   文 : 范 封面攝影 : 梁海平    

 [文字輸入:Brya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