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求突破不管旁人亂批評

    徐小鳳誠心奉獻第一次

 

徐小鳳在娛樂圈已有不少時日,她的形象從樸素無華,轉變到華麗冶艷,這種突破令人感到意外。

估不到,這位生活保守的徐小鳳,忽然又來一次大突破—拍電影。

徐小鳳這個名字,是響噹噹的!

不用介紹,誰都知道徐小鳳是紅歌星,而且,最近更突破性的去拍戲,

她的第一部片是頗為應節的「聖誕快樂」。

因此,有關她的報導也就多了!

「不!不是這個原因!」徐小鳳並不同意我的講法。
  
她說:「主要的是比較突破性,我在娛樂圈這麼多日子,從未拍過戲,

而這次拍戲,對我來說,是一項考驗,不管別人怎樣看,我自己是十分重視這個突破的!」

簡樸生活

帶著令人難忘的笑容,徐小鳳又說:「可能時間配合得好,剛拍完這部戲,

我又忙於籌備自己的演唱會,故此配音,練歌,選歌的時間都集中在一起,

也就較多花邊報導了!」我問:「你本人在娛樂圈這麼久,對一些花邊報導,是否排斥?」
  
徐小鳳眨眨她那大眼睛,笑笑道:「基本上是歡迎的,只要無傷大雅的,倒也無所謂,

如果玩笑開得太大,就不大好了。」她看看我,再說:「一個藝人,站出來表演,

很辛苦才建立自己的公眾形象,這個形象受損的話,將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這時,我發覺到她打扮得異常樸素。一套碎花緊身衣褲,很有女性美的,又有一種抹不掉的風韻。
  
我說:「你的裝扮很樸素
!」一陣欣喜的笑意,掠過她的臉上。

酷愛打掃

「我喜歡簡樸的生活,在家,我也喜歡清清靜靜的。」

她強調:「別以為我在歌壇這麼久,就會喜歡繁華美麗,其實,繁華背後的空虛是沒法形容的!

又問她:「你喜歡怎樣的生活?」她用手弄了弄化架上的盆栽,笑笑地表示:「恬靜,簡樸!

她又說:「也許你不相信,我是個很戀家的人,一有空,我就躲在家,

沒有甚麼必要,我是不外出的。」「在家做些甚麼了。」

「打掃房子!澆水淋花!」她的話,令我有些意外,滿以為她說看書,聽音樂,

誰知她竟然說會在家打掃房子,澆水淋花。「工人呢?」

澆花為樂

她說:「這是樂趣!能夠在家,自己動手執拾一下房間,抹抹書檯,擺設一下盆栽,心境會很平和的!

是的
!這種平凡中的欣慰與興趣,更不是夜夜笙歌之可比。

這時,我想起了一個問題,問她:「你是否對夜夜笙歌那種生活感到厭倦?」

「那是工作!而且我已有權選擇自己的工作!」徐小鳳很開心的說:

「換言之,適合我唱之歌才唱,有助於我的藝術事業才做,如演、唱、藝、即時的在觀眾面前融合;

這種發揮,是藝人,歌手所盼望的!又如演戲,以前我未試過,現在嘗試去做,

將自己的思想,感情,灌輸入角色中,那種發揮,

也是令人憧憬的,至於那些嘻哈鬧笑的場面,可免則免!

她邊說邊帶我參觀她親手灌澆的小盆栽。

我領略到她的心境和她的思想境界!

筆者:魯風

 

 

1984年12月12日 第120期 [清雅周刊]

 [文字輸入:Brya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