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新知周刊

 

 

 

 

 

 

 

 

 

徐小鳳走我的路

徐小鳳自己不講也沒有人會想到,原來她已經唱了足足二十個年頭。

「不要講其他人啦!只講我自己,本來也記不起自己唱了多久了,上次港台頒個『金針獎』

給我,順便同我計數,我才恍然,嘩!原來自己在樂壇已二十多年啦!」

徐小鳳形容自己是越唱越開心,越唱越沒有壓力。

以前偶爾還會見到小鳳眉頭輕縐,似是有心事的樣子,但近來見到她總是笑嘻嘻的。

「是呀!因為直到今時今日,我才真正感到自由自在。」

徐小鳳以前是為了家庭經濟而唱,雖然她一直喜歡唱歌,但到底肩上有負擔。

現在弟弟妹妹們個個均已長大自立,她肩頭上的負擔輕了,可以真真正正為自己打算。

以前小鳳曾有過結婚的機會,她還宣稱打算到外國做小餐館的老闆娘,平平淡淡的過日子,

有好歌也只唱來哄兒子睡覺,可是為了某種原因,她並沒有嫁得成。

「每個人都有責任,但那些事已成過去。」

徐小鳳珍惜目前自己的生活,有如退休生活,但不可以說已經完全退休。

「哈!現在我這樣比真正退休還要優悠,喜歡的話,又可以參予演出。

徐小鳳說她相信一切是有緣存在,現在她的心境便是隨緣,一切不受束縛。

「這樣生活是我一向以來最想過的。」徐小鳳現在所賺的錢,足夠她過安定生活,不愁衣食

了,但說她再沒有追求了嗎?這似乎又不是了。

「每一個人做事也是一樣的,錢雖然重要,但只是輔助性質,如果真正只為錢去做工作,便

覺得毫無情趣了!」

徐小鳳形容自己所要追求的東西還有很多,而且實在太多了,多到她反而不想去追求,例如

她很期望由歌星生涯轉職為一個家庭主婦,但也要講緣份。

「這二十年對於我,好似轉眼便過了,就似仍是昨日的事那樣。」

徐小鳳現在不公開演唱,不亮相電台、電視台的時候,生活是很優悠的。

通常一個人有了錢,生活不愁,便好似萬事皆休了,但徐小鳳說每一個人也不可以離開錢,

問題是你控制它,還是給它控制你。

「如果為了錢,迫自己做一些很不想做的事,便會覺得很痛苦。」

徐小鳳說現在她有空,最愛在家執拾東西,相信講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

外傳徐小鳳嗜打麻雀,而且上落十分大,現在小鳳還打不打大牌呢?

「少打很多了,也要看同什麼朋友打啦!」徐小鳳早一陣還相當熱衷於打乒乓球呢。

「我請了個專職教師來教我,你知啦,如果我出去打乒乓,由於行業問題不大方便,

但又不可以日夜困住自己的。」

現在徐小鳳喜歡的運動是羽毛球,因為她覺得自己體態肥了,不運動可不成呢!

 [文字輸入:Brya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