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爲了不負別人看得起

 

徐小鳳挨完一次又一次

從歌十多年,對很多事情她卻一概不清楚,好像她共灌錄了多少隻大碟,

她說:「我不太清楚······好像有五十多隻吧!

記得今屆金唱片頒獎典禮上,徐小鳳破例地站在頒獎台上說了一段頗長的話,這比起她過往所說的“多謝幕後全體工作人員······多謝阿媽炒辣椒給我吃······”等等的謝詞,無疑是長多了。

“我想很多人都有興趣知道我與CBS.SNOY的關係,我想要負最多責任的應該是鄭國江了。舉例說,CBS同我的關係就是愛人。”

“我和他在《風雨同路》中互相鼓勵,感覺到《人生滿希望》,又在《夜風中》渡過《漫漫長夜》,再經過《黃沙萬里》一起渡過《春夏秋冬》;在《漫天風雨》中仍覺《喜氣洋洋》,開心到簡直要《每日懷念你》,一直到了《風的季節》和你《無奈》地分了手。無論如何,CBS是值得我去懷念的。”

這一段話她當時說來非常有感觸,由此可知她對CBS有著感情。

“那些謝詞是我自己準備的,我打算向他們打一聲招呼,作一個交代。”

我想現在的歌星很少會一如徐小鳳這樣做,很少人會講感情的了,尤其是在這個商業化的社會。

可是,天下無不散筵席,今日的徐小鳳已經加盟了康力,最新的大碟亦即將面世,正如她說:“什麽都是講緣分的。”

“哈!唔知點解,新開的唱片公司都鍾意找我的,好像當初我加盟永恆時,第一張推出的便是我的唱片,跟著CBS又是這樣,好啦,到了康力,又是一樣。”

“會不會是人家看中你的名氣呢?”

“我想有是有的,不過最重要的是人家看得起我。”

要知道一間新公司工作並不容易,起碼你要適應,適應很多方面的事情。尤其是灌唱片,你更加要適應那個公司的工作程序,給你伴奏的樂隊······等等的事情。

這些是聽來容易,做便難的那種,而且還要打响頭炮,那件公司定是覺得你有足夠的份量,才會邀你加盟,所以徐小鳳能一連三間公司都拿她作頭炮的,她的實力不用我說吧!

這人是天生幹這行的,當年畢業後失業(她說的),參加了一個歌唱比賽,好運地(又是她說的)捧了個冠軍回來,卻沒有那時當上歌星,不過隔了好一段日子後,還是披上歌衣。

“我對我唱過的歌,無論是自己原唱的,抑或是人家唱的,我都‘過口不忘’,不過記別的便不行,好像電話號碼之類,便沒記性了。”

唉,不由你不服,“過口不忘”又有幾人做到呢?她真的天生是吃這行飯的。

但當我問她一些很久以前的事,她都記得,其實她也不是那麼沒記性,只是有些東西不記比記著好多了。

“我一出道是在吉隆坡唱,唱了幾個月,又灌錄了幾張唱片,不過當地的水準很低,尤其是樂隊。我試過有一次,好像是不久前,我往那邊登臺,人家興帶一隊樂隊過去,但我不會這樣做。”

“因為如果我帶了樂隊過去,那邊的樂師便沒有的做了,咁樣做人家好痛苦㗎。點知,第一晚夾歌,真系想蹲低喊,你知他們的水準之差,唉,假如我運用我的力量,當然便沒這事發生。”

“但,這會傷害到人家的自尊心,於是我便向他們說我‘就’他們,變了他們隨我唱而奏音樂,哈!竟然又唔錯,發覺他們無譜還好過有譜。”

這個是徐小鳳了,她不會只顧自己不顧別人的,正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徐小鳳大概唱了十多年,但看來看去就只有在加盟CBS後才有些改變,而且還只限在歌曲的風格,外形等一些也沒有突破。

“哎!想起便驚,前陣子,給他們糟質死了,(指富才,因為徐小鳳要籌個人演唱會)把我的頭髮弄得很PUNK,大家都唔接受,於是才改這個。”

現在看來,她的髮型頗像話,不差嘛!說起她要籌備個人演唱會,便很有興趣知道事情的緣由。

“可以這樣說,我仰慕富才很久了,他們又找我······”還未說完,林旭華便搶著說:“我們逐個‘說’的,總之就疲勞轟炸,一於要她點頭為止。”

這時她唯有苦笑。要是我也有人這樣說我,我不點頭才怪呢!

“爲什麽你要做今時今日才開演唱會呢?”

“以前也有很多人找我,但我知道一定有很多很煩的事去做,便一直不答應。不過這次答應了,卻被糟質個夠呢!”

“怎樣糟質你呢?”

“又要我跳舞,又要我跑步,現在每天六時許便起床了,以前哪有這樣早起,一便是還未瞓醒 ,一便是未瞓醒。”

看來小鳳真的給人糟質慘

“所以,我打算做完這個SHOW後,便要大休一場了。”

說著發覺她很多歌曲都是改寫的,只是重新填上歌詞便是,那麼她又會否自己嘗試作曲呢?反正時下的歌星出得幾隻碟后,便有一兩首是自己的作品了。

“我以前沒有這樣想過,但是現在有了;我好希望好似五輪真弓般成為SINGER-SONG-WRITER,日後出一張個人唱片,不論歌詞是否我寫的,總之是要有。”

我想如果真的有一日她出一張這樣的唱片,會是她的另一個轉捩點。

“我的第一個轉捩點,應該是由那邊回來了,有人找我灌唱片,那人就是文就波。我想他是第一個賞識我的人,所以我這一生也會記得他的。”

轉捩點,通常給人直覺是由衰變好,也許她的第一個轉捩點是這樣,但希望她的第二個會是由好變更好。

臨走時,小鳳問我:“你覺得我跳舞好不好呢?”我將我的看法直言告知,她聽了頻說:“哎唷,點得呀,我個腦不可以同時做兩樣的,顧得頭唔顧得腳的。”

見她這樣子,知道她很緊張這次演唱會的。

“還有,便是你看見我個演唱會後,打電話給我,說說做成怎樣,記得啊!”

說畢,她掉頭便走,一會兒還得趕去開會,又要排舞。不過我很高興見到她這樣做,好吧!我要等待一月廿二日,好看到她努力後的收成。

我相信,努力耕耘的人,終有收成的一日。  龐然 

 

1982年 8月22日 第十九期 清雅周刊 

²謝謝歌迷 禾楓細語 義助文字輸入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