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鳳明麗照人的歌星...隨和親切如老師

雖然沒有人陪同她在風雨同路走,徐小鳳拿了四十多個的獎項足以肯定她那剛強的個性,這一點在她的"風雨同路"歌聲表現特出

徐小鳳不是第一趟來馬來西亞,然而此地的歌迷對她是全然陌生,一無所知的。 

而徐小鳳並不是沒沒無聞的小歌星。 

徐小鳳的名聲在香港歌壇和電視圈,絕對不比任何當家花旦遜色,可惜的是在本地除了寥寥無幾的愛好歌人士外,知道徐小鳳的人並不廣

泛。十三年前,卽是她初出道時,第一次出國演唱,目的地就是馬來西亞的羅敏申歌台。

十三年人事幾番新,如今羅敏申歌台已經消失了,在年輕一輩的歌友來說,它根本就沒有存在過哩! 

當今的徐小鳳又改變了多少?

出現在眼前的徐小鳳宛如一名教書先生,或者大機構裡的高級執行人員——大方端正、有條不紊。徐小鳳給我的感覺就是這樣。
 

她穿了件格子上衣配襯一套藍色西裝裙,密厚的長髮梳成單邊辮子,薄施胭脂的臉上架着一副眼鏡。沒有豔美,可是却明麗照人。
 

這是我第一次見她,可是徐小鳳的隨和以及親切,肯定討人喜歡。
 

如果你一口咬定,三十一歲的徐小鳳唯有如此打扮見人,那你一定錯了。她可以裝扮成整個女歌星款式,風情依然是搶眼的。
 

徐小鳳說話,一如她的歌聲深沉中自有一份粗獷的剛強,在香港樂團上她被稱爲小白光,而她也偏喜唱老歌,如白光姚莉等,於是她被錯誤

的引以爲她特別模仿她們,特此走紅。
 

然而徐小鳳說:我的嗓子天生如此,我喜歡老歌,而我的腔調也剛好適合唱此類的歌曲,就是這樣。當然我也唱不到白光好,以及一模一

樣她的聲色,畢竟是不一樣的人差別總會有的。” 

我聽過徐小鳳的風雨同路,由於是她的新歌,並不受舊人的影響,她婉轉的以她磁性歌喉唱出:今天且雙親,那知他朝不相分,地老天荒

轉眼恩義泯,不必怕多變幻,風雨同路見眞心,月缺一樣星星襯。歌曲平凡淺易,簡單的旋律加一點點哲理,徐小鳳沒有特別高格調去賣弄

獨特,歌曲就如她的人般,一樣是平易近人,聽了感覺舒適。我迄今時日輾轉,還是記得這一小段,對徐小鳳印象最爲深刻的也是由這首

歌起。 

徐小鳳,她的個人魅力並不是靠新人懷念舊曲所影響,她冷手拾個熱煎堆如此僥倖。最佳証明之一,可以由她在競爭十分強烈的香港歌壇

上,十年依然屹立不倒說明一切。
 

 徐小鳳的歌藝只要你不帶偏見的去排斥,那你逐漸會喜歡上她的,她的好歌是歌迷有耳共聽的,她的歌藝成長是大家有目共睹,她如何的精

益求精的要求自己。她今日的地位是經過日複日的耕耘,所應得的成果。她得過的四十多個獎項,更是她每一次的勞心勞力播種的收割。
 

當然在徐小鳳成功的一面,人人通常是遺忘了她背後的努力和奮鬥,以及辛酸。
 

今日有如此成就的徐小鳳,她的私人生活一面又是怎樣的?
 

三十一歲的單身女郎,徐小鳳說她不忙於結婚。她相信緣份,在可遇不可求的情況下,她說,歌唱事業可以當成她整個人生要走的路途。她

並沒有焦急。
 

她希望在灌唱片之餘,能夠擁有個人的時間做她所喜歡做的事,這是個平凡的要求,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成爲了一種過份的索取。
 

 徐小鳳無可奈何的說,歌星也是人,她是應該享有自己私人的生活和秘密,所以她最憎恨專門揭開別人隱私,以及誇大用詞的人。
 

十多年的歌唱生涯使得徐小鳳接受不少不能接受的事,而且令她習慣如常的應付着許多人。在招待會上聽她說話,並不如聽來所說般如此躁.

急個性。她謹愼的說着一些輕鬆的話,沉住氣的回答一些特別問題,以及簡單了斷的表白她私人的感想和見解。
 

 徐小鳳就是徐小鳳,稱她爲小白光是不公平,畢竟她是她自己。 山離 .專訪 / 浪漢 / 宇倫.攝影

1982年  馬來西亞 周刊

 ²謝謝歌迷 鳳小舟 義助文字輸入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