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鳳 試過唱歌時 裙子突然掉下來她抓著裙子往後台跑,弄好了再出場······

 

我跟海城夜總會那個警衛說:「我想有人去催一催徐小鳳,想她快點卸裝過來跟我們談天。」

「好,你進去吧!」他是海城頭一個肯放我入後台見歌星的警衛。真的,他是頭一個,忽然懷疑他是不是阿燦仔來的(一笑)。

我敲敲那門,叫:「小鳳,我是林冰呀。」

她拉開門:「哈哈,我在台上見到你們了。我盡快,盡快,你們到宵夜那邊去等我,夜總會太嘈了。」

她動作倒真快,才不過一分鐘,她已卸下她的禮服,換上冬裝站在門內。一臉的笑。

小鳳來時,笑笑口:「點呀點呀」的問我們的意見。

我還是那句:「你賺錢賺得真容易,笑笑口就唱完一小時。」

「你不是唯一一個說我笑笑口就唱完的人了。其實,我好緊張的,不過,上得台來應該從容,不應讓人看到我緊張。」

「唱了多少天了?」

「其實呢,大年廿八已經在這裡唱了。初春,很多人在這裡擺春茗,所以停了一輪,又重新再唱,到底唱了幾天場,我也不知道了。」

「唱完再計算啦,他們(海城)不會騙我的,幾多場就幾多場啦。」她又笑。

「你一年在此唱兩輪?」

「沒有計劃。上次唱是去年十月。他們叫到,自己又高興,就來唱,並無計劃。不過,阿冰呀,我其實在這裡唱了幾多年了?」

我說:「海城成立至今應該是六年。」

「自從有了海城,我沒有到其他夜總會唱過。演唱會不計。」她說。

「哪個好賺些呢?」

「不同啦。」

「哪個令人收入更好都不知?」

「我沒有計過,真的不同,各有各的好。這裡場數多,但容納的人比較少,真的難比較。」

「剛才有人跟我提起,說你唱歌的口型很怪。像接吻魚。」

「像接吻魚?」

「是的。」我摹仿她,做了幾個接吻魚的口型,說:「學你做同樣的口型,可是發不出你發的那個音。所以覺得你很特別。」

「我不是故意的,我是很自然就這樣的。」

「當然,所以才覺得你怪。」我忽然覺得她在某些時候個性有點像我。「對了,你是一月一日元旦出生的?」

「是!你怎麼知?」她問。

其他朋友就笑說:「她叫林美年,元旦出生的。你叫不叫徐美年呀?」

「都是山羊座。」

我說:「我第一次見蔡琴,我感覺得到她是山羊座。蔡琴告訴我她一見到你,又感覺你是山羊座,後來才知你是元旦出生的······蔡琴讓我告訴你,她很喜歡你的歌。」

「是嗎?告訴她,我也很喜歡她的歌。」

「小鳳,你脾氣好不好?工作的時候?」

「我工作時很緊張。別人配合不到我,我會很忟憎(內心發脾氣),但很少發作。」

她說:「下次不用他了,我總是這樣對自己說。有時又說:沒關係,不會經常見到他的,不看他就好了。」

「你發最大一次脾氣是幾時?」

「上次在體育館開演唱會,我還沒准備好,他們忽然報幕說開始,我氣得指著那個人一直罵,一邊出場一邊指著罵,耳朵則聽著音樂,過門一完,我立刻笑笑口就唱起來。」她望著我:「真是笑笑口就唱起來。」

「觀眾知道你上一秒還在罵人嗎?」

「不知!怎麼會讓觀眾知。不過當時很氣,我還沒準備好。也許我正在咳嗽呢,也許我情緒沒培養好呢。」

小鳳說那時在愛羣歌廳唱,當然又是好多年好多年了,她試過唱歌當中裙子掉了。「那麼怎辦?」

「當然跑回後台弄好了再出場,觀眾都傻眼了。」

我們之中有人說:「你好嘢,進去弄好又出來,沒有哭,湯蘭花試過鞠躬謝幕時摔了一跤,整個人倒後,後來一直哭。」

小鳳說:「我是忘了拉拉鏈,而只按上那顆按鈕。一運氣,按鈕開了,裙子往下掉,我是覺得肚子有點陣陣涼,才知裙子往下掉,幸而來得及抓住它。」

「內邊沒有襯裙?」

「就是,如果有,不覺肚子陣陣涼,那就掉到地上才發覺了。」她說:「好彩呢。」

「後來出場前會不會變得特別小心,都一一檢查過呀?」

「出場匆忙,有時難免。」

我想起恬妮一次換上拖鞋坐在沙發上休息,忽然輪到她出場,忘了換上高踭鞋,踩著拖鞋就登場了,至直發覺自己比司儀矮了四吋,才知發生何事。笑死人。 林冰

1986年 姐妹

²謝謝歌迷 禾楓細語 義助文字輸入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