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鳳 身價幾許?

 

 

觀眾喜歡徐小鳳的歌藝,也喜歡她的爽朗與穩健,經過多少考驗,可以證明她是足金兩的真金,承受得這個社會的大紅爐所鑄錬。

她是繼林子祥後另一位重投無綫懷抱的紅歌星,阿林的重返,他自謔為「向現實低頭」,徐小鳳再簽約成為該台歌星,她形容是「向現實妥協」,賓主的利益往往是相輔相成,如果本身沒有被利用的價值,人家不會幾番作邀,而自己肯答應,妥協的條件必然又令她滿意。

公司爲了表示對她的重視,新約簽署未幾,立刻為她拍製「金光燦爛徐小鳳」特輯,對於自己再亮相幕前會眾,她更為關注,特別請了幾位老友幫忙做嘉賓。

「我找到『光頭神探』麥嘉,阿肥、阿森等好友做特輯的嘉賓,他們也夠朋友,特別是阿肥,她本來是陪伴秋仔在台灣拍戲的,與她提起這事,她一聲O·K,冒著天時暑熱飛返港開工,師父真是給我面子!」

她口口聲聲叫阿肥做師父,彼此倒是有麻雀枱師徒的情誼,小鳳的台灣牌技正是師承阿肥的章法,她們可算是竹林的親密戰友。

「妳打得是否高章?阿肥的牌章是出名的拼。」我問。

「我學藝未精,打牌又是經常做魚腩,輸多過贏,肥姐也自稱為我的『輸父』,眾牌友見與我們師徒做對手,樂於奉陪,知道必有斬獲嘛。」

「既然如此做善事,不如少打為佳!」

「輸贏都不是問題,我不介意的,自然贏錢固然開心,人家收錢也讓他們HAPPY,金錢是身外物,不比友情寶貴。」她說來頗有一擲千金的豪氣。

據一位與小鳳交過手的行內朋友說,她喜歡大上大落的賭注,試過一晚輸掉四、五萬的數目,也臉不改容,牌品之好在圈中無幾。

對於親情,她是十分重視,她是家中的長女,十多歲出道跑碼頭,已負起養家的責任,弟妹對這位大家姐很尊重,她亦感到安慰。

過去爲了登台演唱,專心賺錢,可沒有認真想過自己的終身大事,如今有些弟妹已為人夫妻,她應該放得心下,考慮到找歸宿的問題。

「曾經想過,但都是以前的想法,過慣了獨身生活,與另一個人相處可能還不慣,反正結婚對我來說不是很重要,我不會勉強自己。」她說來一派輕鬆悠然,說話是發自內心想法。

「不擔心將來沒有子女照顧自己?」

「我的弟妹很疼愛我,朋友又關心我,我已將姨甥及姪兒視作己出,就是將來不唱歌,退休以後,我依然有我的親人與朋友,我不擔心無人照顧,更不怕寂寞。」

除了她的親友,她還擁有對她支持的觀眾,十數年來如此,再過些日子,他們依然不會改變。

程思思

1985年1月 第12期香錄影

²謝謝歌迷 禾楓細語 義助文字輸入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