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專注歌唱事業 徐小鳳

   錯過不少 姻緣道上的機緣

 

要訪問徐小鳳,代約的是常見小鳳的一個柯老闆。

約好了時間地點,第一次,小鳳要求改,時間要改,地點要改,我說OK

再度訂好了時間地點,第二次,小鳳又要改,說出新的時間地點,我又說OK

我發覺我近年變了,變得很體諒人,只要做得到,不太困難,我都說OK

最後與小鳳約會的地點是在沙田的富豪酒店。本來「計劃」乘的士去的,但對入沙田的交通情形極不了解,於是決定搭地鉄,轉火車,再搭短程的的士。

很準時的到達目的地,坐在酒店大堂等小鳳。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小鳳遲到,我卻出奇的心平氣靜,還對自己說:「最好她甩底!甩了底,我的長篇累贅的訪問就可以免。我也省回一些氣力。」

我對自己說:「是不是等上半小時,便放棄?」

二十五分鐘剛過,門開處,披著一頭長髮,戴著紅框眼鏡,淡掃娥媚的徐小鳳出現了。

小鳳要開三十場的演唱會了,當然很忙。

我看看她,不知為何,就是看出她剛睡醒,當時已是華燈初上時。

我說:「小鳳,剛剛睡醒呀?」

「早呀。」

「你將日夜調轉來,隨時?」

「是的,我任何時候都可以瞓,任何時候又都可以起床。」

原來,住在沙田的她,很怕遇到上班時間。沙田大塞車,是故,有事早上六點多已經出市區,辦完事,下午回家補睡未睡夠的好覺。

她跟我說:「最近滿腦子都是演唱會的事,見到什麽都想起演唱會。」

我說:「比如呢?」

「比如走過櫥窗,見到D靚衫,就想到,呢件登台都啱著。又比如,剛才見到外面的游泳池,想起搭一個咁嘅舞台演唱都幾好,只是……

「只是什麽?」

「只是不知樂隊坐在哪?」

小鳳賺很多的錢,光是一年一度那二、三十場演唱會,她的收入是以千萬元為單位的。

以前聽說她愛打麻雀。提起,她否認,她說她是不打麻雀的。可是,事過情遷到了今日,試探問她麻雀手風如何?我當時的措詞是:「小鳳,你是否打麻雀總是輸的?」

「總是輸?!總是輸還會打?那有這樣笨。」

「那是不是說:有時輸有時贏,多數時候輸。」

「係!三分之二的時間輸,有時也會贏,如果總是輸就不會打了。」

「你麻雀打得那麼大。如果有一日,不再開演唱會,是否得改變生活方式?」

「呀!你是說冇錢呀!」

「不是冇錢,你已有大把錢,怎會冇錢。我是說沒有千萬元為單位的收入,不可以再打那麼大的麻雀了吧?」

「是要改變生活方式的。」她說。

「小鳳,為何你總沒什麼緋聞?」

「就是,怎麼沒有緋聞?是不是我不適合他們呢?」

「你說呢?」

「我看我是太專注於我的歌唱事業了。」

「你會丫角終老,終身不嫁嗎?」

「我是想結婚的,無奈沒有對象。我恐怕是要終身不結婚了,這也正是我擔心的。」

徐小鳳說,她太愛唱歌了,她覺得她是天生屬於唱歌的人,太專注於唱歌,錯過了不少姻緣道上的機緣。

小鳳又告訴我,她是很緊張的人,一點小事就惦心中,比如我約她的這個訪問,便令她精神緊張,老怕忘記,又怕塞車,是故,一改二改三改約會地點和時間,定好了時間又怕記不牢,還對代約的柯老闆說:「到時叫你地公司的人提醒我。」

我聽她說她事事都那麼緊張,老怕失誤,信自己不過,倒有點像我,不禁問:「小鳳,你是什麽星座的?」

「元月六日,元旦出生。」

「難怪,原來你與我同月同生出生,都是山羊座的人。」

至此才知,她一再改動約會時間、地點,實在是怕失誤,太過「憂慮」,差點怪她三心兩意呢。

我以前在報上寫過,說小鳳唱歌真是容易,「笑笑口就唱完一支」,她看到了,笑著罵我!

「是你啦,講得那麼輕易。說我笑笑口就唱完一支。」

「那是恭維來的,表示你遊刃有餘。難道說你九牛二虎之力出盡才唱完一支好嗎?」

她也笑了。咱山羊座,死的都可以講成活的(一笑)。林冰

1989年1月 姐妹370期 ²第二篇²

²謝謝歌迷 禾楓細語 義助文字輸入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