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鳳對謠言並不驚愕

徐小鳳在歌壇享譽十多年,儘管新人輩出,對她絲毫沒有影響。固定出版兩隻中文唱片,銷路穩定,使她成為金唱片每年的得主之一。

我和徐小鳳並不熟悉,只是點頭之交,一方面是她和記者之間一直保持著距離,另一方面,娛樂圈大小新聞的受歡迎程度,仍然以電影、電視、歌圈順序排列。徐小鳳不大主動和新聞界接觸,我們也沒有太多機會和她深入認識。

直到她加盟了康力集團屬下康藝城音響有限公司後,上周日飛往荷李活KENDUN錄音室灌錄個人中文大碟,我受人所托,替她登些新聞稿,才得到和徐小鳳詳談一個小時的機會。

我一向的印象中,徐小鳳不喜歡宣傳和接觸記者,面對記者時,採取了十分被動的態度,問一句答一句。

在任何宣傳活動下碰到,徐小鳳總是很不自然的,更別論由她作主動了。

讀者也可以想像出來,當我面對一個如此被動的天皇巨星時,我的採訪工作進行得並不順利了。

徐小鳳為了工作的方便,她也擁有一個傳呼機。我打了好幾個電話給她,徐小鳳始終沒有回音,後來還是托圈中好友找到徐小鳳的電話號碼,三番四次地鍥而不捨的,在她上飛機赴美的前一晚,才總算和她聯絡上了。

徐小鳳首先為本人採訪的誠意道歉,又解釋擁有傳呼機卻又不覆機的原因:「我在聽演演唱會、看電影、辦正經事的時候 慣的將傳呼機按停了,又忘了按回去,傳呼機不響,我也不知道有人找我了。

知名度高見報率低

徐小鳳的性格不夠主動 是她知名度高見報率最少的因素也。

「我不喜歡應酬,我喜歡和自己談得來的朋友相處,如要我向記者們誇大其詞,我寧願沒有任何新聞見報。」

我奇怪的說:「平時一群記者圍著你時,看到你扣空空的樣子,十分好笑······,現在聊起來才發覺你很健談的。」

「我說過不喜歡應酬,面對一個陌生人時,不知道應該如何開口和對方搭訕,也怕自己搜索枯腸也找不到話題,才乾脆減少和別人接觸的機會。」

「當我滔滔不絕時,那表示我找到了一個很談得來的朋友,心理並沒有應酬對方的感覺,想什麼說什麼,才是我聊天的好物件。」

徐小鳳在歌壇多年,屹立不倒;她分析自己說:「不敢說我唱得很好,只是不讓自己退步而已!譬如;我在適當的時間,轉換工作環境,尋求突破,就是我不願退步的方法。」

 

加盟康藝演唱

CBS SONY唱片公司滿約後,加盟了康力集團,屬下的康藝成音有限公司除了優厚條件外,更供她赴美灌錄唱片的機會。徐小鳳出版的唱片是該公司成立後的第一炮,製作方面必是更嚴謹、認真,徐小鳳願意在互相有利的環境下互相刺激對方,達到合作完美的目標。

「入錄音室灌唱片的次數 連我也數不出來,這次赴美國錄錄唱片,我的心情依然很緊張很興奮。」

徐小鳳說她是個敏感的人,又有點神經質。

「當晚你有沒有看金唱片頒獎禮?」徐小鳳突然問。

上臺頒獎竟手震

「我看了一點點,有什麼事嗎?」

「上臺領金唱片時,我的手竟然不停的發震,手中拿著咪唱『無奈』時,仍然震過不停。」

我不相信的說:「不會吧!你上臺頒金唱片,就像吃生菜一般,已經成為每年必備的節目了,怎會手震呢?」

「真的,我沒騙你,後來唱歌時,我用另外一隻手托著咪,慢慢的才鎮定下來······才拍不到我的狼狽樣子。」

「顯然沒有人發現你手震,否則報上一定報導的。」

徐小鳳嘻嘻笑說:「如被發現了,多不好意思。」

一開始只準備和她隨便聊聊,不會問她的私事,以免自己碰軟釘子。

後來看她越聊越起勁,覺得在目前的情況下,問問也不妨吧!

我才對她說:「在外間聽到一個傳言,很多人都說你已有老公的了,只是——只是還沒有結婚而已!」

徐小鳳並不生氣,也不驚訝說:「這個傳言,早在幾年前已傳開了,不會是你編出來的吧?」

我立即否認:「道聼塗説,香港的社會雖說男女平等,正是女人到了婚姻年齡,仍沒有動靜,也難免引起揣測的。」

「你以前說過有一個要好男朋友,後來分手了。」我緊接著說,希望引起她的話題。

「我說過嗎?我不喜歡說自己的私事;何況已成過去,我不隨便和人家應酬,我只是喜歡說真話,有一句說一句,沒有的事,也不想別人傳來傳去。」

 

沒有男朋友不寂寞

「你和男朋友分手至今,也找不到更滿意的嗎?」

「不是那麼容易找一個物件。」徐小鳳輕輕的說:「我覺得感情的事最煩人了,一牽涉到感情,麻煩隨著來了。」

「你對感情的看法太消極了。」

「我並不是很消極的。」徐小鳳不同意我的說法:「只是不積極。誰說我不想有個好物件,我仍在等機會,不要看我是歌星,因我應酬不多,交遊也不見得很廣闊,很難找對象。」

有人提議徐小鳳相親,她一百個反對,認為大人大姐,任人介紹男朋友,十分尷尬;每當朋友摣起大葵扇時,徐小鳳堅決拒絕。

她喜歡自然交友方式,相信緣份。

「我不想浪費自己和別人的時間,更不會和這個交往,那個交往,處理感情,只有一套原則。」

徐小鳳挑選物件,選過度過,才肯「落鎚」;肯定在感情方面,不容易心傷,謹慎處理的結果,也錯失了不少機會。

「我不覺得很寂寞。」徐小鳳是本港知名女王老五之一,我們可聽聽她沒有男人的生活怎樣過的:「弟弟、妹妹陪著我,這次赴美,妹妹咪咪陪我一道去,生活上互相照顧,從美國回來後,準備在海城夜總會登臺,年底出版新唱片,又有個人的演唱會,我還怕自己不夠時間應付繁忙的工作,還那有時間寂寞······。」

 

1982年2月 情報周刊 第2期

²謝謝歌迷 禾楓細語 義助文字輸入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