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養德寫十二個女人

PAULA TSUI

ELEGANCE HONK KONG JUNE 1995

徐小鳳:單身。

1966:香港之鶯歌唱比賽冠軍。

1970:正式以歌唱為業。

            首次在吉隆坡出版三張唱片。

1976:連獲四屆十大歌星金駱駝獎。

            榮獲十大中文金曲獎、中文歌星擂台獎、中文歌曲擂台獎,

            及多隻唱片榮獲白金唱片獎;

1982:榮獲勁歌金曲最佳十大中文歌獎;

            及多隻唱片榮獲白金唱片獎;

1983:舉辦第一次個人演唱會。

1984:徐小鳳連續舉辦多次演唱會,而且在紅磡體育館的演出之場數,

            更破了歷史性的紀錄。

1995:徐小鳳一直默默耕耘,出版接近一百隻唱片,得獎無數。

 

〈順流、逆流〉

不知道在那天邊可會有盡頭,

只知道逝去光陰不會再回頭,

每一串淚水伴每一個夢想,

不知不覺全溜走。

不經意在這圈中轉到這年頭,

只感到在這圈中經過順逆流,

每顆冷酷眼光,共每聲友善笑聲,

默然一一嘗透。

幾多艱苦當天我默默接受,

幾多辛酸也沒放手,

故意挑剔今天我不在乎,

只跟心中意願去走。

不相信未作犧牲竟先可擁有,

只相信是靠雙手找到我慾求,

每一串汗水換每一個成就,

從來得失我睇透。

◆◆◆◆◆◆◆◆◆◆◆◆◆◆◆◆◆◆◆◆◆◆◆◆◆◆◆◆◆◆◆◆◆◆◆◆◆◆◆◆◆◆◆◆

 

自己的角色許我不應該寫徐小鳳, 因為我們只能聽徐小鳳,站在我面前的女人具有一種特殊的溫柔與典雅,

曾經嘗試在她的眼中找尋答案,在她的手勢中獲得啟示,但幾乎都被剎那間的變幻所迷惑,忘記了自己要問的是什麼,想知道的是什麼。

           「你聽過我唱的歌嗎?」那是她開頭的第一句話。

           於是,我開始聽徐小鳳,很用心用腦地去聽她的歌。

           「我用歌唱來代替我的語言,所以我嚴格的選每一首歌,我用心的唱每一首歌。

           「我把每一首歌當做一封信,一封寫給聽眾的信,好的信不容易寫,但我寫出的一定是我想寫的。」

           「悠悠歲月過去,我曾寫出好多封我想寫的信,如〈無奈〉,如〈隨想曲〉,如〈順流逆流〉,如〈婚紗背後〉。如〈人似浪花〉,這一首歌似乎不如前面幾首流行,但我深愛它,在我心目中,它是一封好的信。」

           徐小鳳不會說她的故事、她的經歷、她心底裡的話,唯一能洞悉她的內心世界、看穿她的夢裡乾坤,我們只有一個途逕,那就是從她的歌,她寫的歌中去了解她、去感覺她、去接觸她。正如她所說的,她用歌唱來代替她的語言,她給我們最親切的一封信。

           她在扮演她自己的角色。

           的確,她熱愛這個繽紛的世界,在都市燈影中,她自我塑造了一個完全屬於她的形象。在她的生命意識中,永遠是堅持不放棄。

           這兩三年來,她在歌壇上靜寂了下來,猶如暴風雨前的寧靜。而近五年來,她竟然未再出版過任何一隻新唱片。面對多方面的猜測與關心,她不置一詞,不發一言,完全沒有任何解釋,她依然我行我素,一切都顯得令人迷惘莫測。

           很多娛樂記者曾經為此訪問徐小鳳,她的回答往往令人摸不著頭腦「你認為我應不應該再出唱片?請你給我一點意見,你的意見對我很重要,我會好好的加以考慮。」

           本來是一個屬於她的問題,現在反過來是我們的問題了。

           徐小鳳待人接物的風度是無懈可擊的,她的態度更是柔情似水,她的說話優雅可親,但永遠不會給你一個正面、正確的答案。

           但她也有極可愛的一剎那,她會承認自己很矛盾,有時候也不知道自己應該在什麼時間再出唱片。對於目前新一派歌者在在宣傳唱片的方式似乎有一點與自己的風格有極大的衝擊。

           如果你再問她這麼多年來的匆匆歌唱歲月,究竟獲得了些什麼,缺少了什麼,她會說:「我不敢回頭望,也不知自己是賺了,還是虧了。」

           徐小鳳的事業成就,如日中天,她獲得的是在做她喜歡做的事。但作為一個女人,她是否希望自己一生在風浪中隨波逐流?即使她一生堅持不放棄,敢於跟命運比拼,最後她是否需要一個家庭、丈夫、子女?

 

◆◆◆◆◆◆◆◆◆◆◆◆◆◆◆◆◆◆◆◆◆◆◆◆◆◆◆◆◆◆◆◆◆◆◆◆◆◆◆◆◆◆◆◆

 

長征小鳳出生於小康之家,手抱時已從中國來香港,就讀一間佛教信仰的中學。她是家中老大,有五個弟妹。

           一九六六年,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她參加香港一間酒樓舉行的「香港之鶯」歌唱比賽,在總決賽時,擊敗了其他的二千多名對手幸運地贏得冠軍。

           也許這是一個傳奇。

           那年徐小鳳還在學校時期,她陪同兩個同學一起去參加一次由邵氏電影,天天日報合辦的比賽,包括選舉「香港青年」、「香港玉女」與「香港之鶯」,那次歌唱比賽就是為了選舉「香港之鶯」,傳聞已經內定了幾個熱門的參賽者,她和國學去,明知不可能入選,但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反而心安理得。

           她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個晚上,她生平第一次站在台上,開始唱她的第一首歌,全場都靜下來。那是白光的歌〈戀之火〉。

           她唱完,全場的掌聲幾乎把她淹沒,站在台上的徐小鳳,差一點震驚得昏過去!

           「在學校裡,我一直都有點自卑,我自覺自己的嗓子太低沉,一開口,人家都會以奇怪的眼光看著我,絕對不像別的女孩一樣嬌聲嗲氣。」她說:「我雖然愛唱歌,但唱得怎樣自己並不知道,而且,這次歌唱比賽說明是選『香港之鶯』,像我這把聲音不可能有希望,想不到那天晚上,完全改變了我的命運,當時聽眾對我的歡迎與接受,使我得了冠軍,這一刻的來臨永遠是個夢,這個夢一直連繪到現在。」

           徐小鳳自小悠悠地唱著,靜靜地唱著,在擁擠的電車上、在巴士上、在度輪上,她用唱歌來娛樂自己,唱得如夢如幻,唱得忘形,她不理會別人用奇怪的眼光看她,唱歌使她快樂,令她覺得生會很充實。

           離開學校後,她一直站在徬徨的十字路口,不知道做什麼才好。無論做什麼工作,她都覺得乏味,自己也缺少了一種熱誠,可能是沒有一件事使她有留下來的衝動,不到兩個星期就放棄已。總是跑到熟的朋友那兒做幾天又跑去應徵新工作。

           她從來沒有把唱歌當作是一種職業,她只是不斷地唱,不斷地在音樂中尋找一些完全屬於自己的聲音。當有天,她發覺原來唱歌也可以變成職業,她才頓然醒悟過來,這些年月來,自己不但已經站在台上面對更多喜歡聽她唱歌的聽眾,還真真正正成為一個歌者——職業歌者。今日的她,已經成為歌壇超級巨星。

           在她的豐盛人生中,她快樂地活著,現在你會在紅日麗影MTV中看到她穿梭中、港、台三地,扮演一個如親善大使般的角色,帶出全中國人的萬買一心,一同舉步邁向繁榮進步的明天。

           在她的情懷裡卻有淡淡的憂愁,在清風中,她會是那一個孤獨的歌者,不斷找尋屬於自己的知音,這是一場長征,可能在沙漠的邊緣,可能在激起浪花的海岸。

 

◆◆◆◆◆◆◆◆◆◆◆◆◆◆◆◆◆◆◆◆◆◆◆◆◆◆◆◆◆◆◆◆◆◆◆◆◆◆◆◆◆◆◆◆

 

 

串串心事千千結小鳳是浪漫的,懷舊的。在她的歌裡,充滿著一種成熟女性的古典韻味,溫柔典雅,但又好像與時代脫了節,與人間相隔什遠。

           她在往事中追憶,在感情裡迷失,在一次又一次的風霜中長大,在一回又一回的夜夢裡掙扎,在看清與矇矓中嘗試抓住在眼前飄過的往日情。

           她的確經歷了一段漫漫長夜。

           在她年青時,自從有了「香港之鶯」的銜頭,很多人游說她加入歌唱界,但她卻拿不定主意,終於在一九六九年正式以歌唱為業,一晃眼就這麼多年了。

                在前十三年的日子裡,她締造了幾個至今無人能破的紀錄。她灌錄過數十張白金唱片,曾經一晚連走十三個場,所灌錄歌曲的長度,足夠供應電台連續播放三日三夜。這些驚人紀錄在七Ο年代絕不簡單,當時台灣歌星雲集香港掘金,而徐小鳳在香港樂壇的地位卻穩如泰山。

                在後十三年的日子裡,她位然故我,再創高峰,現在樂壇人才輩出,新秀風起雲湧,而徐小鳳不但依然屹立不倒,而且在紅磡體育館的演出場數,更破了歷史性的紀錄!

                徐小鳳頗信緣分,她認為話不投機半句多。她覺得每一次的談話、見面都很重要,往往在互助的交往中發現對方,了解對方。

                曾經與她合作共事的唱片公司都十分珍惜那一段日子,而曾經合作過的唱片公司同是一開始創辦,便找徐小鳳成為該公司的第一個合約歌星。

                「我喜歡朋友,總覺得緣分這一回事最令人難以捉摸,朋友對你有信心,在許多方面都會是一種鼓勵,如果能接受,大家肯定會合得來。」她說。

                徐小鳳為與她合作過的唱片公司曾經樹立不少輝煌紀錄,獲得白金唱片無數。

                回想當年加入歌壇時,徐小鳳永遠記得那是一九七一年。

                這麼多年來,每一次的演唱會都會令她感動萬分,因為每一次的演出都需要那麼多工作人員齊心合力工作,由籌備至演出,不知花費了多少舞台工作者的心血,而令她最覺得難以掩飾心頭的傷感的是每次在最後一場的演唱會時要向觀眾道再見一刻。

                她希望自己永遠站在台上與觀眾在一起,因為在那一刻,她完全是真正的徐小鳳,只要他們在,她就捨不得離去。

                徐小鳳懷念每位關心她的人,愛護她的人。

 

◆◆◆◆◆◆◆◆◆◆◆◆◆◆◆◆◆◆◆◆◆◆◆◆◆◆◆◆◆◆◆◆◆◆◆◆◆◆◆◆◆◆◆◆

 

 

 情人夢裡追聲中,誰記著誰?徐小鳳在這麼多年來的春夏秋冬留下來的是一大堆情誼,一大群知音。作為一個流行曲歌者,最珍貴的相信除了一副具有磁性嗓子之外,便是那些歌迷了。

           徐小鳳的歌迷對她的愛戴並不因為日月所摧,所而愈聚愈多,一時難以估評。

           這個晚上,我正坐在巴黎Champs Elysees一間名叫「葉園」、極負盛名的中國餐館與朋友相聚,這裡經常出現由香港來的著名藝人,與經理閒聊了起來,他鄉遇故知,份外有一份溫馨:其中一位突然提起徐小鳳的歌〈順流逆流〉,我頓然對他特別增加了一份親切感!這令我更相信徐小鳳的歌不但在東南亞流行,只要有華人的地方,無論是天涯海角,那富有韻味的歌聲必定會盪進每個人心裡。

           她的成就並非始於今日,這麼多年來,她不屈不撓地堅持自己的信念,無論遇到任何工作上的難題,她會毫不氣餒的面對。

           「爭取歌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像儲蓄一樣,今天儲一個,明天儲一個。」徐小鳳很謙虛地說:「到你不斷的努力了相當大的數目!」

           她常常會不經意但很慎重地問:「你認為我適合什麼形象?」

           以往,徐小鳳在形象設計方面並沒有太執著,或者說她根本沒有考慮過,她只是默默地唱,默默地「儲蓄」她的歌迷,她深信一個歌者,只要肯努力,歌唱得好,就能在歌聲中與歌迷共聚、共歡,反之空有形象而不實際,歌迷將會遠去,絕對不可能有長久的擁護者。

           每年,徐小鳳不斷在變,變得更富現代感,更有氣質,在每一場演唱會中,她都會為觀眾聽者帶來全新的珍象。但令人和藹、友善、平易近人的形象卻永遠不變。

           也許她對演唱會的每一個細節都十分仔細詳盡,在一舉手一投足間,可能花了她幾個不眠的夜。她穿的每一件衣服、每一種配搭都經過密集的思考,絕不會讓一件衣服平平無奇地穿在身上。

           最近的一次演唱會上她穿了一件縫了滿是透明口袋的衣裙,每個口袋都有一張徐小鳳明信片,當她繞場一週,一面唱歌一面用手在口袋中抽出明信片遞送地歌迷手中時,我認為那是絕頂聰明的意念,不但是一種與歌迷接近的新手法,更令接到明信片的人永遠懷念那一刻與徐小鳳的親事接觸。

           她對自己的安排往往有點保留,她會不斷問你這是不是會最好的?你可不可為我再想多些點子?我希望給我的聽眾留下深一點的印象。 

         

◆◆◆◆◆◆◆◆◆◆◆◆◆◆◆◆◆◆◆◆◆◆◆◆◆◆◆◆◆◆◆◆◆◆◆◆◆◆◆◆◆◆◆◆

 

 

時候來了長是一件可喜的事,時候流過,時間如梭,在這麼多年來,她不曾強求、不曾停留、不願回顧,但日子卻令她更成熟、更自信,往往在適當的時候,交出她的心。

           當年,她曾經處於一個進退維谷,不知如何是好的地步。

 

我出生於一個保守的家庭,『歌女』這名詞好像代表不正經人家的女孩子,娛樂圈又被渲染得如此複雜,怎麼辦呢?」徐小鳳說:「但我需要一個決擇,在那時候,這是人生的高潮,我只怕高潮過後,像一陣浪花一樣,一切又歸於平靜。我沒有馬上走上唱歌的路,只悶在家中,一片徬徨。

           「我並不甘心就這樣過日子,時候來了,我必須離去,內心交戰了許久,又千方百計說明了家人,便開始踏出了我的第一步,開始在香港一些表演場合唱歌,一唱就唱了這麼多年,從徐小毛變成了今日徐小鳳!」

    或許很少人知道,最早賞識徐小鳳,找她灌錄唱片的竟然是吉隆坡的唱片商。

           一九七Ο年,徐小鳳初踏足歌壇剛好一年,恰巧有一個機會可以到東南亞登台演出,經過吉隆坡,南國唱片廠的負責人被她的才華深深被吸引,於派員與她接洽,提出希望為小鳳灌錄唱片中的要求。

           條件一說即合,當下就進入錄音室,用了兩天時間灌錄了十二首歌曲,分成三張細碟出版。

           當時的錄音技術十分落後,只有單聲軌錄音,樂隊的組合也因陋就簡,連樂譜也沒有!

           這次的錄音帶給徐小鳳從未不過的經歷和興奮,至今為止,她絕不會忘記當日伴奏樂隊的名字。

           誰也想不到這位當年和這班樂隊以單聲軌錄音的歌手到了一九八二年,卻採用了美國最先進的四十八聲軌錄音室灌錄了她最新的個人唱片!

           徐小鳳以白光〈戀之火〉為她開展歌壇的第一步,但卻需要無比的毅力去擺脫別人為她冠上「小白光」的稱號,再努力去樹立歌送對「徐小鳳」的信心。

       今日的徐小鳳,已經成為被模仿的對象。而未來的徐小鳳,卻是她自己最強大的挑戰者。       

 

◆◆◆◆◆◆◆◆◆◆◆◆◆◆◆◆◆◆◆◆◆◆◆◆◆◆◆◆◆◆◆◆◆◆◆◆◆◆◆◆◆◆◆◆

 

 

流淚眼看流淚眼十九歲開始,歌唱生涯改變了她的家庭經濟環境,但她自豪的是:「到今天,我沒有賺過一毛不用抽稅的錢。」

           「我的父親是湖北人,母親是湖南人,一家人來到香港,過著儉樸而清苦的生活,家庭生活使我比別你歌者樸素。」但她最大的遺憾是:「父母相繼離我而去,在那一年那一個用中,兩個我最親的人離開我,使我看得一切很淡。」

           在她的人生旅途中,她開始見到冷和淡。

           身為長女,明白自己對家庭的責任,自從唱歌變成自己的職業後,她更認真,更投入。對於唱歌以外的事情,等到有一天,她始徒然驚醒,原來除了唱歌,也應該關心一下自己的生活,需要一個愛她的人。

           尋找愛情是一件可以十分傷透腦筋的事,而愛情在不知不覺中來臨,也會令人感到手足無措。

           但愛情肯定可以激發一個人的思潮,可以在浪漫中獲得靈感。

           雙親的遠去,一切都隨之改變,她被迫向往日的歡欣告別。她開始沉迷在自己的歌聲中,愛情與親情都像浪花一樣,在沖擊中又回歸平靜。

           在她一生最痛苦的時刻,她只知道用唱歌來吐露她的心事。當她站在台上,可以直接在感受到台下的反應。聽眾是她傾訴的對象。因此,她唱得很用心。

           許多人都說徐小鳳的歌聲裡充滿了情感的滄桑,她說她不知道,她不是一個擅於表達自己的人,全靠自己愛唱歌,在不停地唱中找尋自己曾經失落的事與物。

十二年前,《清秀雜誌》創辦人之一蔣芸曾經訪問徐小鳳,因為她徇眾要求在她演唱生涯數年後舉行了首次個人演唱會,可能是心理上感到有重大壓力,加上她對自己的要求過高,以及種種特別的感情因素,在訪問中,她哭成一個淚人兒。

           「我是徐小鳳的歌迷,但見了她本人,覺得比歌更令我傾心,倒不是因為那一次帶淚的歌者拉近彼此的距離,而是一個成熟的女歌手對生命對愛情的體驗,對歌唱事業的專注,對自己的期許以及對觀眾的深情,引發起我更深一步的了解到歌者如歌、畫者如畫、作者如書的道理:漫長歲月中她的誠與專注,永不放棄的精神,為她帶來遲到的春天,這一切,信非偶然。」蔣芸寫道。

           徐小鳳曾經那麼說過:「這個世界,什麼都會改變,人也會變,他們不會一直等你,誰有這種耐性呢?」

           無論春天來得遲或早,在眼前的明月卻能印證許多曾經也生過的事,在瀰漫的煙雨中絕不能掩蓋著曾經淌過淚的雙眼。

           在她的唱片裡的每一首歌,你會聽到從她心裡唱出來的歌聲,就在每一個晚上,你開始可以感到她那一份哀傷的憂怨,在一聲聲的回響中感到情漸冷,愛已淡的孤單旅途。          

 

◆◆◆◆◆◆◆◆◆◆◆◆◆◆◆◆◆◆◆◆◆◆◆◆◆◆◆◆◆◆◆◆◆◆◆◆◆◆◆◆◆◆◆◆

 

 

雙城記從她的第一次演唱會成功結束後,她連續不斷地舉辦了多次轟動一時的演唱會,每一次都將她推向另一次高峰,但經歷的每一個高峰都令她感覺到害怕。

           「奇怪的是,這種害怕的感覺使我每一次唱都像第一次唱。」在最近的一次演唱會後,她說了同一種的感覺。

           她能贏得觀眾的喜愛,因為她留給腦海中一幅無限痴纏、無盡愛意的空間,與我們一起成長,一起快樂,一起變幻。

           她說出了她另一種奇妙的發現,「我發現自己裂成兩個人,尤其在我唱歌的時候,除了本身在唱,另一個我卻嚴苛的在聽,客觀的聽,想聽出毛病來。」

           她在沉默中身經百戰,在失眠中盼望愛未變,在快樂中懷念昨天。雖然她所唱的歌都是十足的滄桑,十分的哀怨,她也希望能唱出朝陽來,許多人曾經把白光的歌來與徐小鳳作比較,但兩者是不同的,徐小鳳正如蔣芸所說,她在滄桑中唱出希望,抒發人生的苦痛,但並不墮落亦不放棄。

           「徐小鳳是個很自我及自信的歌者,她很清楚什麼是自己可以去做或不可以做,什麼可以唱或不可以唱。所以為她填詞時,我能直接完全地與她溝通。她唱歌的方法很自我,因此,她要求歌曲必須適合她的風格,甚至字數多少和音調的配合,也要求得很嚴格。」填詞人鄭國江說。

           「超級巨星永遠都有超級巨星的光芒,而那種光芒既然是由歲月中的一點一滴積聚而成,也就必然不會在一朝一夕間消失。相反,那種光芒會愈磨愈亮,愈照愈奪目。我們相信一曲成名,便更加相信一個成功的歌手需要有一堆優美歌曲歸其名下,家傳戶曉。」卜龍說:「徐小鳳的歌唱經驗,足以將我的一些尚未成熟的作品添上顏色。」

徐小鳳將每一首歌唱出了風格,雖然世事每是失去了預算,但你卻要接受她每一刻為你唱出的詞,唱出的歌。 

           ◆◆◆◆◆◆◆◆◆◆◆◆◆◆◆◆◆◆◆◆◆◆◆◆◆◆◆◆◆◆◆◆◆◆◆◆◆◆◆◆◆◆◆

 

 

懷念小鳳的歌可以溶入每個人的感觸,溶入每個人的苦思裡,年青人在她的歌聲中長大,年老者在她的歌聲中悼念,她唱歌如眨眼般自然。這位自學成功的歌者,她在過往的日月中,沒有能力付學費找老師學唱歌,只能聽電台廣播,很自然便迷上了姚莉、方靜音、周璇、吳鶯音及白光等唱紅半邊天的歌手,她隨著廣播哼起當時的流行歌曲,只因她的聲線比較低沉,出道不久便被人冠上了「小白光」的綽號,但白光卻笑著說:「徐小鳳一點也不模仿我,她有自己歌唱風格,你細心聽一定會聽得出!我發覺她只是用自己的風格去唱我的歌罷了!」

           「我最初認識她發覺她的風格、聲線都很獨特。只要選中適合她歌路的歌,她絕對有機會成功,結果證明我的眼光也不太差。」發現她的文就波說。

           「小鳳是個難得的好歌手,年來她不斷進步,著實為她高興。小鳳為人處事十分認真、仔細,能夠與她合作,是一段非常愉快的經驗。」一位唱片公司的監製人說。

           「小鳳今天的成就有目共賭。不過她這種努力於事業的精神在早年就可見了。七Ο年代初,當不少台灣歌手諸如:姚蘇蓉、楊燕、青山等人風靡了本地樂壇之際,小鳳能有足夠實力和他們分庭抗禮,屹立樂壇而不倒,全賴她那種敬業的精神和信念!」一位認識她多年的朋友說。

           「我們發覺小鳳實在蘊藏了無限的潛力,她絕對有再發展、再向前跨進一大步的條件。」每一位聽過徐小鳳的歌的人都會那麼說,我相信,未來的徐小鳳一定會再跨下更大的一步。

           「小鳳的聲線低沉,很性感,很有魅力。也許很少人注意到,她唱歌時有一點與其他歌星不一樣,她眼神很獨特,很『入戲』。」譚詠麟說。

           對於徐小鳳,「好評如潮」這四個字已經成為老生常談,不足掛齒,每一次的「安歌」獲得的掌聲如雷灌耳,她總是默默地接受,又默默地致謝,一切都自然得很,在取與捨中,她又默默地擁有了所有的歌迷。

◆◆◆◆◆◆◆◆◆◆◆◆◆◆◆◆◆◆◆◆◆◆◆◆◆◆◆◆◆◆◆◆◆◆◆◆◆◆◆◆◆◆◆◆

 

 

標本似的心小鳳唱了這麼多年的歌,歌唱生涯中也曾經歷歌詞中無可奈何的人生,在醒與不醒之間徘徊,在即將拋開的懷抱中找尋永恆。她用渾厚的歌聲,唱出自己的悲歡離合,唱出不願對人說的心事,在分手與繼續的戀愛中迷失:她的歌是她的淚,但淚的背後仍有未完的愛和未死的信念,即使傷心亦醒人。  雍雅山房在斜陽下依然如往日,這天不是假日,在靜靜的小角,坐在我面前的徐小鳳帶著一點睡後的疲倦,在淡笑中帶著一絲無奈。也許我們認識已經很久,但面對面坐下來喝一杯咖啡的時間竟是那麼困難,她一直都很忙,而我更加俗事纏身,談不上有機會在一個寒風中靜坐下來的閒情雅興。

           徐小鳳與我在這個下午談得很投契。我喜歡她的認真,那認真是指她對人對事的認真,對自己歌唱生涯的認真,對自己的每一首歌的認真,她絕不會馬虎,力求完美。

           她在舞台上唱足了這麼多年,對一個如此敬業的歌者而言,她最害怕的是什麼?

           「每次的演唱會都把我弄得很累,心裡總是想臨陣退縮,甚至索性取消了再說,我怕自己承受不了那種忙碌與壓迫感。」她說:「我不是因為要開溶唱會而開演唱會,我只為喜歡唱而唱。」

           即使如此,她不願抱憾一生,往往在最後的決定中掌握著最高的情緒,完成她每一次為觀眾許下的諾言,在最佳的狀態下唱她的歌。

           「我相信每一個唱歌的人都有愛。」

           「我相信真正聽歌的人,心中都有愛。」

           「我相信愛聽我歌的人都是思想比較成熟的人。」

           「我相信聽我歌的人都是愛我的人。」           

 

◆◆◆◆◆◆◆◆◆◆◆◆◆◆◆◆◆◆◆◆◆◆◆◆◆◆◆◆◆◆◆◆◆◆◆◆◆◆◆◆◆◆◆◆

 

 

變色感情愛徐小鳳並不難,只要你懂得她唱的歌,什麼歌,怎樣唱。

           「我也喜歡聽別人唱,一面聽,一面想:如果這首歌讓我來唱,那些地方我該怎樣演繹表達,或許有些不同……」

           徐小鳳往往對人說,她不懂得怎樣表達自己,如果你要了解她,唯一方法就是聽她唱歌,在歌聲中去感覺,在音韻中回味。

           她不會告訴別人太多的心事,可能曾經有人把心底裡的話到處宣揚,而娛樂記者更會把芝麻小事寫成大新聞,忙著揭他人的秘密為重任。

           徐小鳳有什麼秘密?有什麼隱情?

           有人說,她喜歡唱一些悲哀的歌,因為她有一段灰暗的人生,有不可告人的傷心事。

           很多人把一生的悲哀喜樂看得十分複雜,淒楚的故事一定不美麗,而更奇怪的是人們最喜歡知道的都是醜聞、隱私,只因事不關己,能說就說,不把當事人所身受的痛苦與哀傷算是一回事。

最近一年,徐小鳳決定要在紅館開演唱會,有關她的新聞再一次熱鬧起來,而最令人感興趣的是有關她的婚姻傳聞。

           我倒沒有興趣知道事情的真相,正如徐小鳳說的,如果你想知道,為什麼不去問問那些八卦雜誌?

           一個人的事或者是兩個人的事,往往在開始時都有一段甜美的日子,輕易地來,輕易地去,在互不相欠的日子裡分離變成了一種解脫,結合也會成為痛恨。

           每當徐小鳳被問到有關她的愛情故事,她都會反問你:「這個問題重要嗎?」

           她曾經有最灰暗的時刻:「那時,我的世界變了,我幾乎想放棄一切,我再也沒有奮鬥的勇氣,表面上看來,我似乎若無其事,我面臨一生最大的難關,我除了吃就是睡。朋友還說:小鳳,妳發福了啊!……我的心事不知道對誰說,後來我不停地問自己:小鳳,妳就這樣完了嗎?」

           歌唱變成她的心理醫生。

           她認為唱一些悲歌替自己抒發了一些鬱悶,相信聽她唱歌的人也會同樣感覺到悲歌,可以抒發人的悲哀,讓你覺得這個世界上受苦的不止你一個人,這樣大家都會好過一些。

         

◆◆◆◆◆◆◆◆◆◆◆◆◆◆◆◆◆◆◆◆◆◆◆◆◆◆◆◆◆◆◆◆◆◆◆◆◆◆◆◆◆◆◆◆

 

情投怒海小鳳的思維像江水一發沒法收,必須去到盡頭,將自己的才華發揮得淋漓盡致,才是她唯一的生活目的。

           往往她在徬徨中找到出路,在黑暗裡看到一絲光線,在殘餘中找到力量,那首得了白金唱片的〈無奈〉就在這個時候唱出來的。

           她的歌聲已經達到一個更渾厚的境界,而那種淒涼,那份滄桑更加濃烈。這把得天獨厚的嗓子悠悠地唱出:

           我本想跟你淡然退,無奈此刻去不易。

           看著我一臉茫然與眼中困惑 ,你不忍轉身去。

           毋讓往日情來留住你,惟願可克制自己。

           相看郤不語,可知道全為捨不得你。

           這一刻跟你默然對,誰又知心裡淌淚。

           你問我怎麼不語,我說因太累,這本非真心意。

           期望這段情延長下去,無奈消失似露水。

           相處每一刻剎都痴痴醉,誰又捨得你。

           徐小鳳感覺得清風像一雙擁抱她的手,而觀眾聽她的歌卻像一個久別重逢的知己。經過了千秋,我相信徐小鳳的歌還如醇酒般醉人,在那歌中的真感受與真感情,她為我們付出了痛苦的代價,她是用心去唱,淌著淚在唱。

           徐小鳳的歌藝,不斷向前邁進,每一個階段獲得的評價更高,在那無休無止的日子裡,她不斷向自己挑戰。

           她絕對不會隨便地去唱歌,她認為要一切安排妥當,舞台、燈光、綵排、服裝、化妝、伴奏,  

全部都要在她能控制下的環境裡上台。

最令她難堪的一次,是去年華東水災,娛樂圈發動義演賑災,她答應了出席這個如救火的義唱,可惜那一個晚上,剛是她上台演唱的時候,台上前排的燈出了故障,主辦單位迫於無奈將她在排練時餘下來的片段現場播送,當她知道這件事,足足悶了她一陣子。

           徐小鳳對自已的表演,要求一向很嚴,絕不讓別人從中找到半點不好。

           每一次的演唱會都為自己帶來一種無珍的壓力,當演唱會進行期間,她忙得茶飯不思,直到她演出時,她又光芒四射地站在台上為聽眾獻上一首又一首的名曲。她那種隨著需要而改變的模樣似乎無人可以模仿。

           而每一次的演唱會總給她帶來一份傷感。曲終人散本是一種循徊,但徐小鳳希望這個演唱會永不休止。往往在這最後一晚,她會開著車子繞著紅館幾個圈,那份依依不捨的感覺又有誰比她更能體會?

 

◆◆◆◆◆◆◆◆◆◆◆◆◆◆◆◆◆◆◆◆◆◆◆◆◆◆◆◆◆◆◆◆◆◆◆◆◆◆◆◆◆◆◆

一生所愛小鳳以歌唱出她對生命、對愛情的體驗,對自己的難許以及對觀眾的深情。

           她所表現的真實與熱情,以及她天賦的嗓子,為她贏得了今日的地位,憑著她不屈不撓的毅力,成為了現今歌壇的超級巨星。

           在她一次又一次的演唱會中,她不斷的唱,永不疲倦的唱,為自己而唱,為家人而唱,為愛她的人而唱。

           我在台下,親身經歷了徐小鳳的內心世界,她在台上以渾厚、圓闊、似乎取之不盡、唱之不竭的音量、技巧,征服了台下的人。

           她的演唱會是那樣令人感動,她的一言一詞、一舉一動,都充滿真實感,充滿真感情,但又不乏幽默感,她說的笑話雅俗共賞,一點也沒有越位,一點也不覺得俗套。

           台下如雷的掌聲連續不斷已經有那麼多年了,喜歡她的觀眾在長大中更喜歡她,這種愛的珍重是一生一世的。

           問她冀待未來是怎樣的一幅景象,她總是笑著說:「我不斷在恢復本來的我,我喜歡唱歌,希望無拘無束地唱,瀟瀟灑灑的唱,為喜歡聽我的人而唱。」

           對於愛情,她說:「一首好的歌,可以把它固定在錄音帶上、唱片上,永遠不變,但一個人、一份情,又豈能如此簡單,永恆而不變?」

           愛情似乎是無從避免的意外,但它來得無聲無息,卻去得也無影無。

           唯一令她最有興趣的是,在無窮的月夜下,在不盡的繁星裡為自己的歌填詞,這一步,她又為自己未來的歌填上一生的愛。

           無論在什麼場合,或者獨自駕著車子的時候,每次當她聽到這首〈無奈〉時,她更感觸萬分,或者,你可以在這一首歌中再去體會、再去接觸她的內心世界。

當我們離開雍雅山房的時候,夜的黑幕經已垂下,她駛著的平治卻在高速公路中停了下來,原來電池用盡了。夜雖然有無窮無盡的空間,但總有天亮的一刻,而人總有要停下來的一日。

           在可預測的將來或不可計算的意外中,徐小鳳憑著她冷靜祥和的處事方式度過每一個有月的夜或無星的晚上,她珍重屬於自己的每一分鐘。

           「我的期望是,在未來的歌星生涯中,有更多的語言,有更多好的信,把我的心聲寄給喜歡聽我歌的人。」

           徐小鳳會繼續唱下去、活下去,但願她活得更快樂,活得溫柔不斷。E

 [文字輸入:Bryan Wong]

 

全文以小鳳姐[一生所愛]大碟為標題,方便歌迷閱讀時較順暢,內文歌詞全刪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