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投入,做自己的主人! 

徐小鳳她非常軟弱

每次出台都會發抖

但沒有人看得出來

  因為她掩飾得好! 

傳說一:小鳳姐的演唱會遲遲開不成,是她索價太昂,要收八十萬一場,算盤打不響——但她一笑置之!

傳說二:小鳳姐喜歡將錢放在鞋盒內,單是每天數算鞋盒的錢就夠忙了。—但她笑著說:「我相信銀行,不相信鞋盒,而且也不喜歡鞋盒!」

傳說三:最近有人替小鳳姐扯紅線,安排與城中一位鑽石王老五相睇。—但她說:「我們只是朋友,給他知道這傳言,尷尬死了!」

約徐小鳳一點不容易。要講點運氣,視乎她是否覆機。她怕接受訪問,她幾年也不做一.

 

次。還有忙。忙甚麼?答案是:「有好多濕碎要做。」

 

要她舉例,一時間又想不出來,總之俗務纏身。(但說著,她忙的事情實在多,讀者們請

 

繼續閱讀便有分曉。)另一個原因是小鳳姐住得遠。

 

其實不是太遠,但因為在山上,沒車子不成,她又懶上山下山的來回,舟車勞頓,於是每

 

次下山,要連帶辦三數事情,弄得鎮日頻頻撲撲。小鳳原來喜歡SHOPPING

 

「我喜歡這裡看看,那裡逛逛,生活就是一連串的學習,不可能停頓的。」

 

沒有工作的日子忘了我是誰! 

 

在我們眼中,小鳳姐大部份時間都是閒著,沒有工作的日子,不是消閒是甚麼?

 

起碼是普羅大眾的想法。

 

「但我因為活得投入,所以並不比天天要上班的人清閒,亦從來不會因為沒有工作而覺得

 

悶。」小鳳姐絕對是將一切按制在自己手中,由她主宰生命的人。

 

「做人最重要凡事投入,像我連買東西也投入非常,這樣日子才會過得沉悶,總之甚麼都

 

在乎你如何處之待之,做自己的主人。」

 

這陣子小鳳姐比較肯見人,於是問題就來了。

 

幾乎每一個人都問:「小鳳姐,是時候開演唱會吧?」原來大家都在數算日子。

 

「但我要有充足的思想和心理準備,我是那種不在工作狀態時就完全忘記自己是誰的人,

 

若不是旁人叫我的名字:『徐小鳳!』我根本就忘記自己是誰。」這種心態,當然不能抹

 

煞有逃避的成分。 

每個人都有價錢別說是八十萬 

坊間一直有這樣的傳言:徐小鳳的演唱會遲遲開不成,離上次差不多三年時間,是因為一

 

向熱衷投資演唱會的張耀榮認為小鳳姐索價太昂貴,要收八十萬一場,算盤打不響,沒理

 

由做蝕本生意。沒有老闆,演唱會自然開不成。

 

對於開價八十萬,小鳳姐只是淡然一笑:「價錢這問題,太敏感了,我不要講,至於我值

 

多少?每個人自有一個價錢,別說是八十萬,值的話,一百八十萬也有人肯給。」

 

「我不喜歡自己做老闆,其實真正的波士是觀眾,不過聽那麼多人說,也是時候開演唱會

 

了吧?」小鳳姐有個慣性是當人家問她事情時,她會反問:「是嘛,你認為呢?」

 

她認為這是沒有信心的表現。以小鳳姐在歌壇擔任的大姐大角色,她會缺乏自信? 

唱歌可令我開心但我也有壓力 

你會相信嗎?事實卻是如此。

 

「在表演事業上,我絕對認同唱歌可以帶給自己和別人歡樂,唱歌可以令自己開心。」

 

「說來這麼久沒見觀眾,心裡不無掛念,我亦感覺到是時候了。但因為有太多客觀因素令

 

自己未能如願以償,而觀眾亦替我計數,過了某個期限仍不開演唱會就會奇怪,但偏偏我

 

有點抗拒,因為我害怕出台,那份壓力非語言所能形容的。」

 

每次演出,小鳳姐都緊張得甚麼似的,不言不笑,數十年如是。

 

「我每次出台都會發抖,這是沒有人看到的,因為我遮掩得好嘛,或者是那氣定神閒瞞騙

 

了全世界。」「快者是半首歌,慢者要一、兩首歌才鎮定下來,在台上我一定要見到人,

 

看到對方的眼睛,姑勿論那個地方和環境已踏足千百次,發抖是必然的。」

 

「看著觀眾的眼睛,我就知道對方喜不喜歡我這個演出,眼睛說不了謊,再不就留意台下.

 

的表情,如果他們一副沒精打采的模樣,我就會不安,心想一定是被『悶親勒』。還有我

 

最拍熟朋友坐在前面。」

 

「我時常跟熟朋友說,那些坐位應該給普通的觀眾,既然大家是朋友,時常會見面。演出

 

的前排坐位,就應該留給為捧我場而來,要看我表演而又不認識我的觀眾,這樣才公平

 

些,對不對?」「其實看演唱會,應該看製作,那會全面性,更值回票價。」 

和其他人一樣絕對會怯場! 

小鳳姐最介意的地方,是觀眾是否喜歡自己。

 

「因為這個原因,連舞台的設計,我也考慮觀眾是否愛看?如果不喜歡,會直接影響到他

 

們是否喜歡我的演出。我看同行的表演,一定揀最差的位置,靜靜的學習別人的長處。我

 

怕應酬,坐前排就一定要拍掌,不能偷懶。你看,做任何事都難逃壓力,別人的事已如

 

此,更何況是自己的?」要分別小鳳姐這陣子是否清閒,可從她的體重略知。

 

「沒事做我的身體就膨脹,對食物毫不節制,但一有工作就自動減肥,緊張嘛,給嚇疲

 

的,擔心這又憂慮那,這是職業病,跟入行年份多久無關。」

 

「我的樣子永遠信心十足,說完全沒有自信你也不信,但不是經常性保持,我和其他人一

 

樣,絕對會怯場。」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英雄慣見亦常人。

 

「我的世界極度狹隘,從來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樣一回事,站在台上劃出的圈子就這麼

 

大,要靠旁人通風報訊。我不看傳媒報道,包括電視,因為不能確定可信程度有幾高,對3

 

有疑問的東西,我絕不考慮。我愛向人求證,和別人對話。」 

凡事有所要求就會變了質! 

小鳳姐今日在樂壇的地位,穩坐第一把交椅。

 

每次出場,她的班底就會出現。

 

幾乎可以說每一項工作,事無大小,小鳳姐都愛用同一班人。

 

在班底出現之前,甚至之後,現在或將來,人們仍會這樣說:「徐小鳳是個『奄尖』、難

 

搞的人!」「其實只要清楚、瞭解我的方向,達到共識,我絕對是個好商量的人,只要我

 

相信,我甚至會合上眼睛隨大隊走,不理是否會出錯。」

 

「我知道這班人是站在我的位置上工作,而不是來打聽小道消息,造是造非,姑勿論我所

 

做的是對或錯,他們都維護和支持我。和我合作的人,知道我最怕是非,而出現班底,是

 

因為大家對以上種種都明白瞭解,合作得來乾脆俐落,不會在事後是是非非。」

 

「我是個無所謂的人,甚麼人都可以暢談一頓,不是嗎?從外表怎知一個人的好壞?除非

 

直接對話。我相信他們,因為一個人要做壞事,也不會在你的面前做,幸運地我遇到一班

 

從來沒有要求對方幫自己,而他們完全出於自願對徐小鳳好的人。」

 

「凡事有所要求,就變了質。他們對我好是很自然的,所以工作上的拍檔都喜歡我,甚

 

少、極少在外頭說我的不是,我看錢不是太緊,街外錢,齊齊揾,別說誰對誰錯,更別更

 

求伙計又平又靚又正,沒有可能的。」 

在夢中開演唱會只見到兩個觀眾 

世上沒有免費午餐,付出是必然的。

這些年來,徐小鳳一直發著這樣的夢:「我又在開演唱會,夢中我只見到兩個觀眾。」

每次夢到這樣,小鳳就會半夜從夢中驚醒,滿額冷汗。

「那無形的壓力,不時壓得我無力反抗,非常軟弱,只不過平時我掩飾得好。一旦我決定

 

要做這件事,我就要對所有的人與事負責,而且要做到最好。」難怪沒工作的時候,徐小

 

鳳會刻意忘記自己是徐小鳳。不失為一個減壓的方法。

徐小鳳喜歡躲在家裡,不下山的日子在家裡總有忙不完的瑣事。 

很喜歡打麻雀三舖內必須吃糊 

有人曾這樣說過:「小鳳姐喜將錢放在鞋盒內,單是天天數算鞋盒的錢就夠忙了。」

一如傳言說嘟嘟喜歡燙銀紙。

小鳳第一個反應是:「我都唔鍾意鞋盒嘅。」

隨即就問:「邊個講嘅?」

如沒記錯,該是某年徐小鳳的特輯內,嘉賓許冠文隨口踢爆的。

小鳳認真地想呀想,猛地搖頭:「不會,他怎會這樣說的。」

不慍不火,還笑著說:「我相信銀行,不相信鞋盒。」

小鳳姐愛笑、愛玩、玩甚麼?

羽毛球,乒乓球,還有打麻雀。

大家都說她愛打牌,跡近豪賭,一場上落數目極可觀。

「是呀,我喜歡打麻雀,除了傾就是打四圍,因為我沒有甚麼娛樂嘛。我喜歡替人『凳』

 

腳,尤其是三缺一的時候,我定必出現做通天後備,看著人家打不成牌,多痛苦,我樂意

 

做這個臨時角色。但我卻極度沒有耐性,如果三舖不食糊,我就離場,那又何來輸大錢的

 

機會,有時家裡開兩?麻雀,我就如巡場般,東看西看,或者這是我忙碌的原因吧?」 

感情是奢侈的事別相信有白馬王子 

自言無事忙的徐小鳳,日子過得異常愜意,即使感情生活處於一片空白。

 

對男朋友,徐小鳳清楚地知道:「可遇不可求!」

 

「我沒時間去瞭解一個陌生的人,我有很多男性朋友,但絕對沒可能進一步,幸運地他們

 

亦從來不會存歪念,一旦涉及男女感情,就連朋友也做不成的人。」

 

「有沒有想過結婚?當然有啦,但我不會刻意追求,隨心好了,聽其自然吧。人人都說我

 

最像人家的太太,但偏偏沒有這福份。我是所有朋友都認為會是第一個結婚的人,想是這

 

樣想,實際又是另一回事,我已習慣獨身。」有時她也會三省吾身,到底問題出在那裡?

 

「我沒機會拍拖,是因為不夠壞,太似大婆了,我覺得感情是一件奢侈的事,千萬別存有

 

幻想。現實生活怎可能有白馬王子呢?以前不懂事,思想單純些,比較容易和人接觸,現

 

在懂得太多,不知道別人怎樣看自己,漸漸就築起圍牆,無法與外界溝通。」

 

她不是不想結婚,但:「身心疲累時,就想結婚,但怕委屈自己,我不介意嫁一個農夫,

 

但有時一個單純的人,可能是最複雜的。」 

十五、六歲曾相睇因此發覺到母愛 

可能小鳳姐的圍牆築得太高,牆外的人看不到她,覺得她無法親近,充滿神秘感,於是無

 

休止的傳言在牆邊四散。關於小鳳姐的婚嫁傳言是這樣的:來自上流社會的消息,謂最近

 

有人替小鳳姐扯紅線,安排與城中一位鑽石王老五相睇。這位王老五出身條件與小鳳姐匹

 

配非常。向當事人求證時,小鳳姐終於動容,連忙說道:「當然沒有這回事,我和他是朋

 

友,給他知道有這樣的謠言,尷尬死了!」這位王老五的名字,因為小鳳姐不同意,是故

 

不能透露,何況她有很好的理由:「都唔係真嘅!」小鳳姐試過被母親拉去相睇,那是十

 

五、六歲的事。那時貪吃,有茶飲多好,那管是為甚麼,之後就未做過這種事情了!」

 

徐媽媽有點擔心女兒的出路,希望她嫁個好老公。「媽媽想我好,但坐下吃東西時就發覺

 

氣氛不對,為甚麼安排一個陌生的男人坐在旁邊?」

 

「但從這件事,我發覺最疼錫自己的人是母親,所有愛自己的人都會關懷你的終事,那是

 

愛的表現。」 

做有開心就成有個伴未必好! 

徐小鳳有過要好的男朋友,但人往往愛的是一個,結婚的又是另一個。

「我知道很多人疼錫自己,親朋和歌迷都擔心我做獨行俠做得太久,老來沒個伴怎辦呢?

 

但命運是由自己操縱的,我如果隨便找個對象,為結婚而結婚,大家又會覺得我在糟躂自

 

己。我這個情況,難免高不成、低不就,我不防別人,別人也會防我。」

 

「我佩服葉錫恩呀,亦因為有翁倩玉的例子,我相對地放下心事。做人只要開心就成了。

 

我明白大家想我好,但不結婚不是問題吧?當事人也不介意獨來獨往,有個未必不是煩惱

 

來的。」俗世人有太多的想當然。

活得有點超脫的徐小鳳,單是奔波於上山下山的瑣事,已令她無暇擔心婚嫁問題。

只要活得快樂!1990年 東方新地:施惠珍"

 [文字輸入:Brya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