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鳳全家總動員

開演唱會妹妹弟弟齊集香港分工合作

5早睡早起,果然精神奕奕,演唱會越迫近,小鳳姐越在狀態。

5日子有功,小鳳姐的乒乓波打得有板有眼。

七月八日是徐小鳳演唱會開鑼的大日子,為了今趟個唱,小鳳姐全家總動員上陣,六兄弟姊妹齊出

動,二弟管票房事宜、三妹管服裝、四妹陪她打波練氣喼弗,如此齊心,無他的,主辦機構「香港

演唱會有限公司」是他們徐氏家族投資所開,這頭炮製作當然要全力以赴。

 

七月八日便是小鳳姐(徐小鳳)的演唱會開鑼的日子,她刻下的心情,誠如她說:「越來越緊張。」

目前階段,她所做的一切都是與演唱會有關,其他的早已不聞不問。若問小鳳姐,最近有何大新

聞?她的答案會是:「什麼都不知道。」因為雜誌、報紙她都沒有看。唯一看的是歌詞、歌衫或是

演唱會售票情況。

也難怪小鳳姐如此緊張,自己投資的生意嘛。這次個唱是小鳳姐和兩位弟弟新成立的「香港演唱會

有限公司」與「大名娛樂製作有限公司」一齊合作製作的,所以小鳳姐全家總動員上陣,她移民加

國的兩位妹妹、妹夫早前特地飛回香港為她展開籌備工作。六兄弟姊妹實行全情投入演唱會中,且

各有各負責崗位,大弟和二弟管票房事宜,三妹、四妹分別管服裝和每天輪流陪她打波練氣?弗,細

弟則打理些雜項,總之要使今次演唱會搞得有聲有色。

小鳳姐一向都是晚睡晚起的人,但為應付這演唱會,她已改變睡眠習慣,實行早睡早起。跟小鳳姐

的四妹聊天,她說小鳳姐現在每天早上六、七時便起床,晚上頂多十點便會上床休息,爭取充裕睡

眠時間。

「那麼小鳳姐每天的工作程序又是怎樣?」我問四妹。

「都是為演唱會的事作準備工夫,也沒什麼特別,都是去錄音室與一班樂師練歌,背熟一下歌詞

等。」

「她可有?弗、練氣?」

「家姐每天都有打波,羽毛球、乒乓球隔日打。」

「你跟她一起打。」

「是呀,不過我很水皮。」她很靦腆的說。

「小鳳姐豈不沒有對手?」

「所以她請了位黃師父教她打,我只是陪客而已。」

「但看樣子你也收效吧,你跟小鳳姐同樣弗了不少?」

「我跟家姐都瘦了好幾磅。」

「用什麼方法減肥?」

「沒什麼,只是吃少了些東西。」

「你家姐卻笑說用思想減肥喎。」

四妹莞爾的說:「是嗎?」

「小鳳姐可有飲用什麼養聲的?」

「也沒有特別,還不是日唱夜唱,唱開那把聲。不過家姐說最重要是有充裕的睡眠時間。」

小鳳姐現在每天平均也睡上八、九句鐘,可養足精神了,怪不得近期見小鳳姐精神煥發、神采飛

揚。

「平時小鳳姐不是很喜歡搓麻雀嗎?最近為了演唱會事宜豈不打少很多場牌?」

「家姐平時也不是很熱愛搓麻雀的。」

「那麼她有什麼嗜好?」

「家姐喜歡家庭樂,一家人聚在一起說說笑笑。」

「但你們幾姊妹都嫁往加拿大去,也難得聚首哩?」

「還有哥哥和弟弟在香港,家姐有他們作伴也不愁寂寞。」

「弟弟也在這裡?」

「他年前在外國讀完書便回來了,一直都沒走。」

「你們一年回來多少次?」

「一年大抵一次。不過家姐很掛念著我們的,經常通長途電話聯絡。」

「你何時才走?」

「當然待家姐的演唱會完了才走。到時或者陪家姐出外度假休息一下。」

果然上下一心,深信小鳳姐的演唱會定能演出成功。

1992年香港周刊 : 採訪 ■ 亦聰兒                                 [文字輸入:Brya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