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鳳自認不羈不完美

避說舊情免叨光

 

    風流,經過現代社會的演繹,摻了雜質及歪想後,大家都會怕沾上邊,情願避之則吉。

 素來有自我一套人生哲理的徐小鳳,坦誠說自己是一個風流人物,「女人就算有資格成為風流人物,你都不可以認,我是有資格成為這樣的一個人,但沒資格承認自己是,要由外間給不給你這個名號。」

 這天,徐小鳳跟甘國亮坐在港島香格里拉的圖書館,細嚼風流二字,狂想香港未來,還談現在傳媒的心懷不軌,迫令小鳳姐採取鴕鳥政策,當然,還鑽入小鳳姐神秘愛情地帶,探討她憑歌寄愛的心意。

 在港島香拉的圖書館,有一張舒服的大沙發,旁邊放了一張高貴的皮製單人座椅,小鳳姐一到場,就要甘國亮坐在皮椅上,因為那張椅比沙發略高,理由?她覺得男人的地位比女性高,正所謂男尊女卑,是不變的事實。

 見微知著,所以小鳳姐在整個談話過程中,都是腰板坐得挺直,雙手交叉輕輕放在膝蓋上,即使沙發放了一個軟軟的咕怴A也無用武之地。


 ■甘國亮 ●徐小鳳


 
■大男人社會,男人在任何界別,講風流的事都沒有忌諱,雖然不是一定說風流韻事,可以是風高亮節,可以是成就上;但女士呢,問十個有九個打了個突。

 ●自從我識多了事後,原來風流並不是壞事,我會有另一個解說。

 
■你有自我一套的人生哲學,可以代表女性講,其實女性有艱難,風流真的不容易,無論本身有才幹,都要在男權社會上,要抗衡。

 ●是要收斂,甚至不單止收斂,還要加上掩飾,我不知道我屬於哪一類,不過,男人跟女人同樣用這兩個字,女人的確沒有那麼適合;女人,有資格成為風流人物的話,你都不可以認,我是有資格成為這樣的一個人,只是沒資格去承認自己是,要外間給不給你這個名號。

 

做人要量力而為現年五十八歲的徐小鳳,原名徐鄖書,中學畢業後在父親的理髮店當洗頭小工,六五年,參加《天天日報》舉辦的「香港之鶯歌唱比賽」,在二千多名的參賽者脫穎而出,得一紙歌唱合約,不過,小鳳姐的磁性歌聲,跟當時流行女歌星的嬌柔聲線大相逕庭,沒有唱片公司肯替她出唱碟,小鳳姐只能在夜總會如新都城夜總會、海城夜總會媟簅q手,卻練就了她在台上風趣幽默的對答。六九年,小鳳姐正式加入樂壇,她那獨特的歌聲擄獵人心,除唱出《順流逆流》、《神鳳》等多首經典金曲外,她亦曾創出多個經典,如她那條二十四吋小蠻腰,傘形波波裙,永遠叫人刻骨銘心;小鳳姐在樂壇三十多年,出過唱片百多張,在香港舉行的演唱會超過一百六十場。

 
■現今樂壇,你是絕無僅有的幾位之一,可以凝聚在世界流離的華人,有力量陪伴大家半個世紀。

 ●我基本好簡單,只不過你不熟悉我,以為我好複雜、好深奧;我回心一想,發覺做人只要用六年班之內所學的就可以了,其實,你毋須用盡六年所學,只要用少少,便可得到別人的讚賞和認同,如果用晒會得到更多,當然,做人要量力而為,最重要是不要將不舒服的事加在別人身上,別人的快樂等同自己的快樂。不過,我都可以好曳,亦曳得起,如果他們是衰人,他的喜怒哀樂我都不會理,我可以好現實。

 
■唱了這麼多年,想不想有個夥伴跟你一起,大家可以隨意發揮?你會不會感到寂寞?現在的樂壇規矩了,好多是唱片歌星,因為有電腦幫手,每一粒音都可以執到完美。

 ●其實我不鍾意,但科技確實幫了許多。我們這類歌手,會盡量唱一take過,雖然大家聽不出,或者現在的師傅補得好靚,好似補衫咁,但我心知,知這句某一個字是補的,心堿O有遺憾,但無可奈何。

 ■以前大家一定要一take,現在可以從頭再來,或者只唱一句。


●所以很難找相同的人,在錄音室錄歌,唱得最好永遠是第三、四次,愈想唱好愈唱不好,唱一百次都不成;有時,大家的角度不同,我覺得這part好,你覺得那part好,大家將最好的全放在一起,未必是一件好事,就好似美容(整容)把最靚的都放在一起,是否真的最靚呢?只不過是一個拼圖,好古怪,講不出有什麼不對路,有種無語問蒼天。

 我試過影了一些相,那個人執走了所有墨屎,好靚,但好塑膠,我叫他俾番那些墨屎我,別人不相信你是完美謘I他們以為我鍾意,原來是溝通出現問題,他們不了解我,雖然他們的出發點是做好件事,卻適得其反。

 徐小鳳是樂壇殿堂級人物,自從九七年唱畢回歸騷後,便豹隱移居加國,直至○五年重出江湖,一口氣舉辦二十二場演唱會,場場爆滿,當時,傳媒爭相報道她的復出盛況。事隔一年,小鳳姐再次出擊,準備十二月在紅館跟歌迷再見面,今次,傳媒亦爭相採訪,不過報道變作小鳳姐的演唱會滯銷、票房慘淡,面對負面報道,小鳳姐又一次四O撥千斤。

 
■兩個多星期前開始,有許多關於你的演唱會報道,通統都是負面。

 ●我唔識講這個問題,你可以講我未遇過又得,遇過又得。

 ■無論你怎看得開,但針始終是拮到肉?

 ●我被迫做鴕鳥政策,直至現在我都未看過報道,亦當未聽過,只做基本動作,因為你始終都不知怎做,亦無時間去想為什麼?甚至深究原因,我不知這樣做對不對,我在今天為止,只能有個信念是為支持我的人去做事,只能這樣。當然,有人有權不支持。

 我反而好關心大家看完報道後,會有什麼看法,會有感覺還是沒感覺?(一定是出了問題,媒體為什麼要出力去做?)我會檢討自己,是否做錯了事,我不知怎算,我亦沒想過怎處理,究竟可以怎樣做?我不是高境界,最好有人話給我聽,我做錯了什麼,不過,聽聞這些人有慣性,做這些事有慣性手法,有時會想,為什麼他們那樣有空閒揀了我?最慘是,他們不會出現在我面前,直接問我。(好難送上門喎!)又係。

 ■有人看完,會覺得你是否得罪人?


 ●覺得我得罪人?我都不知自己做錯什麼,我其實好意外,怎面對社會,我會學你的方法,每晚臨睡前,花三分鐘想一想,究竟做錯了什麼?想不到就睡啦,明天有更多工作,要做好演唱會。


歌曲是戀情寫照「我本想跟你淡然退,無奈此去不易,看荍琱@臉茫然,與眼中困惑,你不忍轉身去……期望這段情延長下去,無奈消失似露水,相處每一剎,都癡癡醉,誰又會捨得你……」徐小鳳每次唱《無奈》這首歌,感情投入而豐富,歌詞的淒美及對戀人依依不捨的無奈,觸動了樂迷的心,其實,小鳳姐的歌曲,都是自己戀情的寫照。

 
■有沒有看過顧媚的自傳?當中她講到自己的愛情,說新加坡作家劉以鬯曾追求過她,收了三百多封情書,事後,傳媒找到劉以鬯,他說不記得這件事,我問顧姐姐會否傷心,她好淡然說沒事。

 
●十年人事幾番新,你以為講得,對方可能因為其他原因呢,如果我遇到這種情形,我會怎做?(她夠坦蕩,但你會否要顧全好多,講不講?)我一定不會說,不會叨別人的光,如果你一番熱情去說,記住這件事,你不知對方會怎樣想。如果我跟她傾閒偈,問我意見,我會提議她寫這個人沒問題,因為真的有這個經歷,不過,不要開名。


 

「我不是perfect!」兩星期前,小鳳姐到澳門開個唱,跟澳門中樂團綵排時,她說他們覺得在台上的徐小鳳不會出錯,「我有少少不羈,工作上,我不能被人限死,我會覺得被人綁荂F我好嚴,不容有錯,但有機會,萬一我唱錯了,他們會怎執生?所以我在綵排時,刻意唱錯,看看追不追到我,我不是perfect!不是機器,在台上我顧這麼多,如果有人走上台錫我一啖,會影響到我,可能過了一個bar,他們要懂怎樣救;於是,做完第一場後,他們放鬆了,因為知道我為何要這樣做,我不是用心良苦,只不過大家陌生,有尊重,有抗拒,所以我要耐性地說給他們知道我的感覺。」

 訪問:甘國亮

 筆錄:吳迦

 攝影:梁海平

 場地提供:Island Shangri-La(HONG KONG)

 髮型(甘國亮): Taki Cheung of 04 Orient 4

 服裝(甘國亮): Versace

明報周刊 1984期 18.11.2006

[節錄原文小部分,請見諒!]top